TVT

全职中心!少天大本命!二本命全联盟!杂食,轻度cp洁癖,基本不拆不逆!吃叶黄、周翔、林方、卢刘、韩张、双花、王喻……以及绝不吃喻黄!对喻黄蜜汁抵触!黄少中心也能接受周黄王黄就是不吃喻黄!没有原因!也是个话唠!喜欢暗搓搓看评论!但是一般不回复!因为语废!如果有回复心里特高兴,哪怕是没有营养的“好看”或者“首杀”!如果热度低会暗自超伤心,所以催更的最好方法是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以及懒癌晚期患者,跳票到自己都不好意思……orz 接受勾搭!以上。

【叶黄】当叶黄穿越进汤姆苏同人(3)

#双箭头暗恋#
#相互套路的两个智障#

黄少天猛的从床上坐起来,脑子还不是很清楚,茫然的环视四周。

周围是酒店套房的正常布置,不远处隔壁床上喻文州戴着眼罩沉沉的睡着。

所以,刚刚是梦?

黄少天惊疑不定,他嘴里还残留着叶修最后咬破他下唇时候的血腥味。

他伸手摸了摸,没有发现伤口。

又不信邪的去卫生间仔细的照了照镜子。

还是没有伤口。

黄少天说不清自己是失望多点还是庆幸多点。

他失魂落魄的重新回到床上,想着自己真是没救了——竟然做这样奇怪的梦。

躺了一刻钟吧,没有睡得着。

叶修那张懒懒散散的嘲讽脸在脑海晃来晃去,赶也赶不走。

万一是真的呢?

黄少天突然从床上爬起来,怕吵到睡着的喻文州,于是轻手轻脚的溜出房门。

叶修的房间就在黄少天和喻文州的斜对面,领队的福利单人间。

如果不是就说喊叶修吃宵夜。

想好了借口的黄少天抱着英勇就义的心情敲响了面前的门。

敲的那个瞬间黄少天就后悔了,几乎想转身逃跑,然而里面的人回了一声:“门没锁。”

黄少天推开门,吓了一跳,嘴上嘚吧嘚个不停:“老叶你不是吧?我还以为房里起火了呢!火警器居然没响?是不是坏掉了?”说着把窗户打开,想散散房里的烟雾。

叶修坐在单人沙发上,房间的灯也没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提供了一点光源,表情隔着烟雾看不清晰,只看见叼着的明明灭灭的一个红点。

叶修用力吸了一口,喷了走过来的黄少天一脸。

“靠靠靠!”黄少天退后了一大步,用手扇开烟雾,“叶修你熏腊肉呢?整这么多烟还要不要命了?有本事别搞偷袭啊!堂堂正正的和我pkpkpk!”

“熏你呢。”叶修两指夹着烟,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上,身上如有实质的低气压终于散了,刚接连不断的抽掉了小半包烟所以嗓音听起来哑哑的,“要不要那么夸张,抽根烟提提神而已。”

“你是‘抽根烟’吗?一包都没了吧?”黄少天气鼓鼓的,抢过叶修手里的烟在已经积了不少烟头的烟灰缸里按灭,这个动作让叶修说了一连串:“当心,别烫到手。”

小剑客毫不见外的蹬掉拖鞋,在叶修的床上盘腿坐下,说:“你不对劲。说吧,你什么毛病?”

叶修乐了,说:“会不会好好说话?”

见黄少天盯着他,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样子。

“开了空调,窗户别敞着呀。”

黄少天噔噔噔跑过去关窗,说:“关了。老实交代,别转移话题。”

叶修看着重新坐回来的黄少天,只好随便扯了个借口:“休假结束对上棒子,我觉得有点棘手。”

“棘手?”黄少天挑挑眉,神采飞扬的模样,“我们还用的着怕棒子?不管来他一个两个三个,统统吃我幻影无形剑!”

叶修轻笑,说:“行啊,少天大大,你想不想个人赛第一个上场?拿下第一局给我们鼓舞下士气呗?还是擂台赛来个一挑三?”

到了世邀赛基本都是顶尖级战队和选手了,一挑三的几率无限趋近于零,这点两人都心知肚。

但是吹牛逼又不犯法,管他呢!

“我都可以啊,服从组织安排!”黄少天一本正经的扯淡。

叶修配合的捧哏,信心满满又越挫越勇的小剑客像是一颗闪耀的星星,正是叶修最喜欢的样子。

叶修冷不丁想到之前黄少天被他扒了马甲衬衫压在床上的样子,有点不自然的换了个姿势,移开了视线。

黄少天不知道叶修的脑子里装了什么样的黄色废料,仍旧兴高采烈的夸夸其谈。

叶修打断道:“你呢?”

作为一个话唠,黄少天被打断的经验不要太多,所以也不生气,只是有点疑惑:“什么?”

“你这么晚来找我干什么?”

黄少天有些紧张的视线闪烁,他在思考刚刚空间的事情是不是一场梦。

可是看叶修的神情不像是刚刚起来。

叶修是不是真的因为比赛心烦?

还是因为空间的事?

无数个念头在黄少天脑海里乱糟糟的挤成一团,叶修的每句话每个表情都被他解读出了好几种意思。

叶修见他半天没吐出一个字,调侃道:“怎么不说话?嘴还麻?”

“滚滚滚……”黄少天习惯性的吐出一连串字,然后才反应过来叶修的意思。

空间被证实了真实性,黄少天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

“就找你谈谈空间的事啊。”黄少天说,“……顺便吃个宵夜?”

“这么晚还折腾个什么?”叶修也不知说的前一句还是后一句,“我这也没什么吃的啊。”

“随便,泡面总有吧?”黄少天大手一挥,一副我很好养活的样子。

叶修嗯了一声,从床底抽出一个柜子,里面是整整齐齐的一排排泡面:“鲜虾鱼板?”

“卧槽,老叶,你平常不会都不吃饭的吧?”黄少天脸皱成了一团。

“偶尔。”叶修从里面拿出一盒红烧牛肉和一盒鲜虾鱼板,也不知道讲的是偶尔吃饭还是偶尔吃面。

黄少天猜是前者,边暗自盘算着要天天按时拉着叶修吃饭,边说:“等等,放下放下,谁说我要鲜虾鱼板的?”

叶修暗笑,停下动作等着看黄少天怎么作。

叶修怎么不知道黄少天的口味,他自己又不怎么吃鲜虾鱼板面,柜子里唯二两桶蓝色的都是给黄少天备着的。

黄少天一边碎碎念一边趴在床沿挑挑捡捡半天,啧了一声:“没什么吃的呀,就你手上那两盒吧。”

结局不出叶修所料,黄少天简直有点故意找茬的味道,不过叶修不但不觉得烦还觉得非常可爱,也是没有救了。

行吧,你可爱你有理。

叶修拎着手里的两桶面认命的去烧水去了,还不忘把最后一根火腿肠偷偷搁黄少天碗里。

黄少天也不闲着,伸手把茶几上的笔电捞过来,然后自然的在叶修的床上靠着叶修的枕头,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玩着叶修的电脑。

把叶修之前在看的韩国队比赛视频最小化了,打开浏览器,在搜索栏里面输入《叶神,求放过》:“我先搜一下,看看能不能联系作者删文。删掉了可能空间就会崩溃了?不知道啊,总之先试试吧。用什么理由呢?要不就实话实说,只隐瞒我们的身份好了。她会相信吗?总之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暴露我们的身份吧。”

叶修没有什么意见:“随你。”

黄少天不满的嘟囔:“随我是什么意思嘛,难道不是你的事?”

叶修突然灵光一闪:“你怎么记得文名的?”

“拜托,那个名字这么令人‘印象深刻’,要忘记都很难吧?”黄少天说,“系统开头不是有说吗?”

黄少天有点心虚,状似不经意的说:“老叶你一看就是那种上课不听讲让老师头疼的那种学渣,开头不是还有作品内容简介吗?你该不会一点都没听到吧?”黄少天赌如果进来的人没看过这篇文的话,系统会说明下背景。

叶修慢吞吞的应了一声:“好像是有这回事吧。”

黄少天在心底比了个剪刀手,赌对了,现在应该打消叶修的怀疑了吧?黄少天默默为自己的智商点了无数个赞。

黄少天等着作者回复顺手翻看后面的情节,嘴巴闲不住的叽叽喳喳吐槽情节的不合理。

用方锐、张佳乐或者联盟其他人的话说,光看到黄少天上下嘴皮碰到一块的速度都足够让人脑袋疼了。

可叶修不觉得脑袋疼,不止不觉得,他还偷偷瞟着黄少天,看见黄少天摇头晃脑,一会儿扭扭脖子拍拍肩膀,一会儿揉揉手腕活动指骨,总之就是小动作不断——这也让他觉得很可爱。

黄少天发现了他的走神,生气道:“你有没有听我讲话啊?”

叶修不是很用心的“嗯”了一声,敷衍道:“听着呢。”

黄少天也不在意,夸张的嗅了嗅空气中渐渐弥漫的香味:“好了没啊?我饿死了!”

叶修应了一声,黄少天就想从床上跑下来。

“你坐着,我端过来。”叶修说着,从沙发旁边抽出了一个小桌板,在黄少天面前支好。

黄少天乐得享受叶修的服务,看着叶修走回去端泡面。

很快两桶泡面被并排摆在了桌子上,两个人也并排坐在一块。

黄少天原本说宵夜只是想拖拖时间,和叶修待久一点,但现在看着泡面还真饿了,也顾不着烫,就往嘴里塞。

不得不说叶修的泡面技能点的确是满的,黄少天每次都觉得挺好吃的。

“悠着点,又没人和你抢,别和猪拱食似得。”叶修在旁边嘲笑。

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黄少天腾不出嘴,于是就伸出左手意思意思比了个中指。

很快发现了露出一截的火腿肠:“什么情况?就只剩一根了?给我了?”

黄少天叉起那根火腿肠左右看看:“没毒吧?”

“就这么防备我?”叶修失笑,“不吃还我呀。”

“你可是阶级敌人!”黄少天“啊呜”咬了一口火腿肠,声音含含糊糊,“不过现在暂时是盟友而已。”

黄少天两下吃掉半截,把剩下的往叶修碗里一塞:“你也吃,要死一起死。”

“殉情啊?”

“滚滚滚!你真是够不要脸的,谁和你殉情啦,我现在就吐出来,你一个人死去吧……”黄少天眼睁睁的看见叶修在他刚刚咬过的位置咬下去,声音一下子卡了壳。

间接接吻?

他是无意的?

还是……故意的?

黄少天不能确定。

于是黄少天努力若无其事的转移话题:“老叶你吃快点啊快点吃完我们看看那个作者回话没。”

“你讲话能带个标点吗?”

黄少天恼羞成怒:“滚!”

吃完了黄少天自觉收拾桌子,把剩下的汤水倒厕所里,然后把包装扔进垃圾桶里,塑料袋扎上。

转头对叶修说:“你看看回复没有啊?”

“在看。”叶修说,“没有。”

笔记本被摆在小桌板上了,黄少天凑过去:“现在怎么办?”

“看着办呗。”

“你这是在举报?有什么用?再说用什么理由?”

“色O_o情O_o淫O_o秽。”叶修说,“总之至少先处理掉一些麻烦。”

色O_o情O_o淫O_o秽这四个字开始在黄少天的脑海中来回滚动,加粗高亮,想到它们代表的含义黄少天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叶修继续分析:“况且还不知道删文有没有用。这样应该能屏蔽一些章节,如果屏蔽了就不会在空间出现的话,说明删文八成是有用的。”虽然叶修的确想得到黄少天,但绝对不想用这样下作的手段。

黄少天“嗯”了一声,回了神:“要是作者没回怎么办?或者不肯删文?如果每天晚上都进空间的话,我们白天的活动肯定会受影响。对了,我在进空间前最后一次看时间大概是十一点半吧,真正进入大概十二点?现在几点了?”

“我是在沙发上睡着的,不知道几点,应该和你差不多吧。”叶修瞟了一眼笔记本桌面,“三点四十一。”

“那我们大概是三点左右离开空间的?我们在空间里过了多久?我吃了早饭和午饭,至少过了半天吧?十几个小时?”

“没那么多,不过十个小时还是有吧。”叶修说:“现实和空间的时间大概是1比3、1比4。”

“时间还算充裕?”黄少天说,“或许我们应该抓紧时间在假期结束这件事。”

“不急,说不定作者明天就删文了。”叶修安抚道。

听叶修口气好像是打算赶黄少天回去睡觉了。

黄少天不想回去。

想跟暗恋对象多待一会多正常的事啊对吧?

于是他大脑飞速运转,想找一个合适的留下来的理由,竟然还真的让他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系统说每天晚上入睡就会进入空间,是入睡就会进去还是一天只有一次?假设是一天一次,也就是说,x号进去之后,x+1号也会进入吧?那么明晚的定义是怎样?是晚上7点以后,还是说12点以后就算新的一天?”

叶修被绕晕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黄少天:“我是想说,如果我们现在一睡会不会又进到空间?如果我们在空间的时候作者删文了会怎么样?”

会从空间遣返?

还是和空间一起消失?

问题好像大条了。

叶修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说:“有道理,不过我们不能不睡了吧?和作者说一下让她别在我们进入空间的时候删。”

黄少天“嗯”了一声,凑过来对着键盘就是一顿噼里啪啦按,很快就详细的把两人的思索发给了她。

一边发一边义正言辞的跟叶修说:“现在什么情况还不知道,我们还是谨慎点,反正现在也不困,我陪着你熬夜看比赛视频吧?天亮就安全了。”

叶修点点头,注意到由于打字而凑近的黄少天与他相贴的手臂非常凉。

“冷不冷?”叶修问。

叶修穿着全套队服包括外套,所以没有感觉到冷,但黄少天可是穿着短袖短裤的小狮子睡衣,手脚都裸露在外面。

叶修把空调调高了两度,然后扯过堆在床脚的被子给黄少天裹着。

黄少天缩在温暖的被子里,看着叶修把之前缩小的视频全屏,得意的笑了——计划通。

——tbc

PS:叶黄真好写啊,他们两随便扔一场景立马就能出来几千字垃圾话。
感觉他们是那种明明喜欢的不行嘴上还相互埋汰,见了骂不见了想的那种小学生笨蛋情侣。
真可爱啊,叶黄~\(≧▽≦)/~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