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T

全职中心!少天大本命!二本命全联盟!杂食,轻度cp洁癖,基本不拆不逆!吃叶黄、周翔、林方、卢刘、韩张、双花、王喻……以及绝不吃喻黄!对喻黄蜜汁抵触!黄少中心也能接受周黄王黄就是不吃喻黄!没有原因!也是个话唠!喜欢暗搓搓看评论!但是一般不回复!因为语废!如果有回复心里特高兴,哪怕是没有营养的“好看”或者“首杀”!如果热度低会暗自超伤心,所以催更的最好方法是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以及懒癌晚期患者,跳票到自己都不好意思……orz 接受勾搭!以上。

【韩张】散步(abo)

     
#摸一个韩张鱼#

#大概是我在高考前摸的最后一个鱼了吧#

#想写出铁汉柔情的感觉(bushi)#

#特种兵队长x贵族少爷#

#直球来直球去#

#荣耀属于虫爹 ooc怪我#

虽然张新杰因为婚礼的筹备事宜忙得焦头烂额,但显然他并不打算打乱自己刻板的作息——前几天连绵的春雨都没能阻止他晚饭后打着伞出门散步,何况今天好不容易放晴了。

正当张新杰走向通往后花园的小径,惊讶的见到了韩文清——他一身军装,半靠在栏杆上,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里的军帽——不知在这等了多久了。

张新杰从没想过韩文清会来,翘掉严苛的日常训练,从边境赶了三天路卡在张新杰婚礼的前一天出现在他面前,这样的几率太小了。

可是他就是来了。

张新杰一向讨厌打乱自己计划的事物,难以解释的是他现在心底抑制不住的喜悦。

韩文清看到他,重新站直了,端正的把军帽戴上,向张新杰发出邀请:“一起散步?”

张新杰站在原地没动,说:“你擅自闯入我家。”

“你可以现在喊人把我赶出去。”

张新杰似乎轻轻叹息,什么也没说,沉默着向前走。

韩文清笑了一下,跟上去,两个人并肩走在弯弯曲曲的小道上。

夕阳远远的在地平线露出一截,天空染成了绚丽的紫红色。早春的昼夜温差极大,料峭的春风吹来,穿着单衣的张新杰忍不住伸手抚了抚自己冰凉的手臂。

韩文清注意到了这个小动作,把自己的军装外套解下来,披在张新杰身上。

外套上还残留着韩文清的体温,让张新杰一下子温暖起来,鼻尖萦绕着微苦的草药味——那是韩文清身上的信息素。

“你让我回去怎么解释,”张新杰扯了扯外套的领子,“身上信息素的味道?”

韩文清愣了一下,说:“抱歉,我没注意。”

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低着头继续往前走:“算了,没事……我明天就要结婚了。”

迂回并不适合他们,那就开门见山的说明白好了。

“我知道。”韩文清偏过头,努力压抑心中的焦躁,“……你未婚夫对你好吗?”

“算是不错的结婚对象。”张新杰中肯的评价道。

“你不爱他。”

“这重要吗?”

重要的是整个家族的利益,至于作为当事人张新杰自己的意愿,倒显得无关紧要。

“不重要吗?”韩文清说,“对我而言,这就是最重要的。”

张新杰不置可否,只是继续向前走,努力把视线放在道路两边的景物上。

初春,旧树萌发了新芽,雨后的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气味,围绕着树根,路边忽的长出了一丛丛簇拥着的三叶草,中间夹杂的点缀着不知名的野花,白的黄的,生得很热闹。

偶尔路过几截已枯死的树桩,上面生了厚厚一层青苔,看起来软乎乎的,几只蜗牛在上面缓慢的爬来爬去,却是生机勃勃的景象。

他们已经走到了庭院深处、道路尽头,到了平时张新杰折返的地方了。

“我该回去了。”张新杰停下脚步,把视线从蜗牛身上移开,重新落到身边高大硬朗的Alpha身上。

韩文清插着裤口袋,望向远方,只说:“再走走。”

张新杰知道自己应该理智的拒绝韩文清,或者直接头也不回的往回走,甚至喊来仆人把这个入侵者赶走……总之不该像现在这样,傻乎乎的和韩文清沿着爬满爬山虎的围墙漫无目的的继续走。

夜幕早就笼罩了整座房屋,之前的道路两边都亮着一盏盏用来照明的长明灯,但现在两人踩着草坪、沿着围墙走过的地方显然是不会有灯的。天上挂着一弯月牙,刚刚好能让他们看清楚脚下。

静谧的黑暗包裹着他们,只能听见不知从何处传来的虫鸣,和声旁浅浅的呼吸声。

晚风经过,围墙上翻涌起一波波的绿浪,伴随着叶片摩擦的沙沙声,竟真有几分海潮般的声势壮阔。

韩文清突然开口:“你不应该和他结婚。”

“那和谁?你吗?”张新杰语气中带上了几分嘲讽,“你以前从没这样说过。”

韩文清转过来面对他:“以前一块在学校的时候,我们都还没有性别分化,感觉那时候变数太多,想等定下来再说。”

“后来在军营里收到了你的信。当知道你是Omega的时候,我就想着,太好了。”韩文清几乎从未想过自己会像现在这样感性的说出这番话,“本来一直在想,两个A在一起会很艰难的吧,结果却出人意料的好——一个A一个O,我想,大概这就是天生一对。”

“意思是你知道我是个O之后突然觉得我们应该在一起?”张新杰故意曲解他的话。

“我不是这个意思……”韩文清急切的想解释,却词不达意。

张新杰冷冷的打断道:“我知道。”

“你以为我会等你。”张新杰说,“可是我凭什么一直等下去呢?你什么也没和我说过。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在做什么,几托关系寄出的几封信也没有回音……”

“那是因为……”

“保密条例。”张新杰再次打断,“我知道你不能回信。可是不止这个,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你从未说过喜欢我,从没有承诺过什么,我们也没有过牵手、拥抱、亲吻……什么也没有,你要我凭什么等你?”

张新杰把藏在心底的不满一股脑宣泄出来,讲完自己都愣了愣,感到有点可笑——简直像个怨妇一样。

“对不起,当我什么也没说吧。”张新杰说着,缓缓向后退。

韩文清突然一把抓住张新杰的胳膊,毫无征兆的就要亲上去。后者抗拒的抵住他的肩膀,有些崩溃的说:“我不是叫你现在来吻我!”

“我知道。”韩文清说得很认真,字音咬得有点重,“我只是想这么做,从今天见你第一眼开始。”

张新杰僵住了,惊疑不定的看着韩文清,对方没有丝毫松开钳制的意思,固执的盯着他。

而他突然想到,这恐怕是他们之间最后,也是唯一的吻,这让他根本生不出反抗的力气。

他索性破罐破摔的闭上眼。

在灯光照不到的昏暗角落,在爬满了爬山虎的围墙旁,年轻的Omega在自己婚礼的前一夜与另一个Alpha接吻。

他原本想推开对方的手不知何时违抗了主人的意愿,反而紧紧的抓住了对方的衣服。

信息素开始不受控制的弥漫,清爽的柠檬和苦涩的草药混在一起竟意外的和谐。

分开时两人暧昧不清的牵连出一根银丝。

韩文清环抱着他,抵着他的额头,常年严肃凶悍的脸少见的满溢着克制不住的笑意。

张新杰喃喃道:“简直是……疯了。”

谁说不是呢?

韩文清循着标记的本能嗅着张新杰颈间的信息素,沿途落下一串轻吻,眼看就要接触到后颈的腺体。

再这样下去恐怕没法收场了。

张新杰狠下心坚定的推开了他。

韩文清也没再纠缠,顺着张新杰的动作松开了手。

韩文清不擅长表达,所以他只好行动;同样他也不愿意强迫,所以只好放手。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僵持着,只有不知从何而来的风,让满墙的爬山虎此起彼伏。

一如谁的思绪。

良久,张新杰开口:“我该回去了。”

“那我送你回去。”韩文清难得带点痞气的胡搅蛮缠。

不合事宜的,张新杰忍不住偏过头笑了。

于是两人又沿着围墙往回走。

经过爬着蜗牛的枯木,经过三叶草和野花……

像什么老套的故事情节,两个人都在暗暗希望道路没有尽头。

然而道路两边开始出现零星的灯光,越往前走越是灯火通明。

张新杰已经看到了之前韩文清倚过的栏杆。

“你该走了。”张新杰停下,“再往前走会被发现。”

韩文清风马牛不相及的说:“我这次是偷跑出来的,回去大概要领罚,还要关禁闭。”

“现在说这个有用吗?”张新杰理智到近乎无情的指出这一点,“已经太晚了,什么也改变不了。”

“可以,只要你想。”

张新杰只是把披着的外套脱下来,递还给韩文清,道:“我真的,要回去了。”

韩文清什么也没说,静静接过外套,挂在手肘。

两人恰好在两盏路灯之间的黑暗路段。

张新杰转身,身前的灯光懒洋洋的铺在地上。

黑暗中,韩文清注视着他的背影,看着他一步步走向明亮的光线中去。

张新杰甚至在想,如果韩文清现在喊住他,他大概真的会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奔向他吧。

然而他一直没有等到挽留,一步、两步,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就在这时,张新杰做出了人生中最疯狂的决定——在他婚礼的前一夜,气急败坏的扑上去亲吻了另一个Alpha。

让那些责任、礼节什么的统统都见鬼去吧,他为什么要为那些赔上自己的一生?

韩文清紧紧的抓住了张新杰的手,就像再也不打算放开了一样。

“如果我明天在婚礼上当场悔婚,大概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娶我了。”

韩文清从未向张新杰承诺过什么,但一旦当他承诺,必定是穷其一生也要遵守的誓言。

他说:“我娶你。”
                                                                         ——tbc or end
(ฅ>ω<*ฅ)第一次写韩张,如果有什么不对请见谅!真的超喜欢全职的每一个选手,他们都超棒的,我大概写不出万分之一。
拖延症晚期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如果有的话大概是逃婚、席天幕地的彻底标记然后老韩把新杰拐回去当奶妈(管后勤)这样。
然后我大概下一次登lofter要到高考之后咯,高考之后见~\(≧▽≦)/~

评论(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