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T

全职中心!少天大本命!二本命全联盟!杂食,轻度cp洁癖,基本不拆不逆!吃叶黄、周翔、林方、卢刘、韩张、双花、王喻……以及绝不吃喻黄!对喻黄蜜汁抵触!黄少中心也能接受周黄王黄就是不吃喻黄!没有原因!也是个话唠!喜欢暗搓搓看评论!但是一般不回复!因为语废!如果有回复心里特高兴,哪怕是没有营养的“好看”或者“首杀”!如果热度低会暗自超伤心,所以催更的最好方法是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以及懒癌晚期患者……orz 接受勾搭!以上。那个……现在在复读……so……学校放月假……大概是月更:)

【米视角】世界上最蠢的事叫做相互暗恋

        #看完silencer的脑洞#

        #因为太致郁了所以忍不住改成了he的故事#

        #并没有恶意纯粹向大大致敬#

        #所以现在他们成了双箭头暗恋的俩逗逼#

        .“我不赞同,够了美国,你能不能听听其他人的意见?”

         “持反对意见的给本HERO收声或者消失!”

一.

         他没有来呢,英国。阿尔看着空出来的座位,莫名有些不安,就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弄丢了似的。

          “真是的,连国际会议都缺席……”阿尔小声抱怨着。

          ——果然,那天说的话太过分了吧,持反对意见的收声或者消失什么的。

         ——所以,英国他,果然是生气了吧?

         ——话说我为什么要管他生没生气啊?!

         ——还是,去道个歉吧。

         “喂,法国。”阿尔晃了晃手里的酒杯,“怎么才能和一个人和好呢?”

         “啊啊,小阿尔遇到麻烦了吗?哥哥可是很乐意帮你呢!”金发的大叔带着一脸奇怪的荡漾喋喋不休,“哥哥我最擅长解决感情问题啦!要我说,和好的最佳地点当然是床上啦!”

         脑补着“和好”过程的某人红透了脸,扔下一句“真是疯了才会问你”,就离开了酒吧。

         “什么叫疯了才会问我……”身后的大叔嘟囔着,“话说你们还真是像啊,酒后总跟别人问奇怪的问题……”

二.

         “大概英国那家伙找过法国了吧?……但是法国又什么都没说……”阿尔无法抑制的不断猜测着,本来就很纠结的思绪加上一大堆没做的公务让他更加焦躁不安。

         “公务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干脆趁着酒劲睡一场。”这么想着的时候,脑海中闪过那个有着碧绿色眼睛的青年。

         ——说是HERO什么的话,就给我有点自觉,别散散慢慢拖拖拉拉的,快给我工作!

好吧好吧,你赢了,尊敬的女王陛下(家的绅士先生)。

        阿尔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明天会议上见到可得好好称赞我才行——工作全完成了?!美国你真是地球最棒!帅极了!!!!——像这种的。”

         不过如果是他的话,大概会说“完成工作本来就是你的责任”之类的吧?

         “如果能和好的话,就算听听他的说教,HERO我也不会介意的。”

         “美国!美国你在里面吗?再不出来就赶不上会议了!大家都在等你——”马修大力敲着门。

         “真是讨厌啊,一大早就把人叫起来。”

         “什么啊现在都几点了……”

         “好啦好啦,谢谢你啦,是英国让你过来叫我的吧?”

         “咦,这两天都是我叫你的吧?”

         ——真是的,以后再也不管你了。

         想起那人说的话,阿尔顿时手脚冰凉。

         下意识的看向熟悉的位置——

         今天,也缺席着。

          ——挺长一段时间了,和英国的关系都处于一种奇怪的状态。我的新上司并没有那么重视他的样子,那家伙,大概是觉得生疏了吧。

         ——那次突然听到他提出反对意见,于是反应就格外的强烈。

         ——但是……

         ——提前就打算一直这么拉锯战着?

         ——还是……?

         “那么现在对于经济的刺激计划……”

         “喂,你等一下。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吧?脱离现实的提出计划又不考虑实际的执行,你还是小鬼吗?”

         “真是的,你又来了英国——”阿尔说着抬起了头。

         “是中国,C-H-I-N-A,既然借了钱那好歹也应该记住名字吧?”

         “诶……”阿尔一时愣住,明明知道英国不在这里,但还是下意识的喊出他的名字。

         ——心里空落落的,完全无法控制不去想他。

         ——英国不在,连精神都无法集中。

         ——这样的我,还真是无可救药了啊。

         “会议先暂停……我去趟洗手间。”几乎是落荒而逃。

         “美国最近总是心不在焉呢。”

         “是青春期到了么?”

         “不是一直在幼儿期吗?”众人七嘴八舌的吐槽着。

         “大概英国回来就会正常吧!”不知谁一语道破。

         摘下眼镜,把冰冷的水浇在脸上,阿尔盯着镜子里失魂落魄的人,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这样看起来还真是糟糕啊。”

         转过身,烦躁的抽出一支烟,在口袋里掏打火机时意外翻出了一张纸条,上面是熟悉的字迹:

         街角咖啡厅见。

         亚瑟

         “什么时候放进来的?真是个拐弯抹角的家伙……”阿尔看了眼表,“希望还来得及。”

         跑出去的时候突然想起被扔在会议室的那群人。

         “算了,那帮家伙,估计早散了吧。”

         ——现在,最重要的是,英国他,正在等我。

         “一直,想向你道歉。为了那些我曾经做过的,和现在也在做着的,伤害你的事情。”

         “为了找到我的你,和你一直以来为我做的一切……”

         “——我却,无法回报相同的东西。”

         “正因为如此,我才对你的批评感到极大的恐惧。”

         “然后,我仍要对你抱以深深的感激——”

         “这样任性的、自以为是的、不愿意听别人意见的、想作为英雄的、不希望被你否决的我——”感觉到眼前一片模糊,阿尔摘下了眼睛,随手放在桌上。

         “这样差劲的我,仍能有资格希望你会一直在我的身边吗?”一滴眼泪打在镜片上,碎裂。

         “先生,你一个人在这里坐了很久了。我们已经要打烊了。”

         “对不起,结账吧。”

         “是用信用卡吗?请问名字是?”

         “阿尔弗雷德·F琼斯。”

          ——做了奇怪的梦呢。

          ——梦里的我坦率的出人意料,见到了英国,然后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话。

         ——会莫名其妙哭出来的人,根本不是我吧?真是丢脸啊,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满溢的感情已经无法压抑。

         ——也许就让它这样结束了比较好。

         ——但心底却有个声音在铺天盖地的叫嚣。

         ——我不想结束啊。

         ——现在的我,究竟是什么心情呢?

         ——是疑惑吗?那焦虑呢?

         ——思念和暴躁也可以共存吗?

         ——并不过分吧?想见到而已。

         ——忐忑不安的,犹豫的。

         ——全部都,啊啊,心情混合到了一起。

         ——真像个傻瓜。

         “绝对要见到他,不接受反对意见!”

         “欸,亚瑟先生么?他生病了,你不知道吗?”

         “现在?应该在家吧。”

         得到情报的阿尔立刻前往亚瑟家。

          ——英国他,是否和我有同样的心情呢?

          ——还是说,这只是我愚蠢的、荒唐的、滑稽的、不可告人的、无可救药的、单方面的思慕?

          ——但是如果不说出来的话,这份感情,恐怕就这么随随便便的结束了吧。

         ——如果,现在不说,以后恐怕也不会有这样的勇气。

         抱着这样的心情,阿尔敲了敲面前的门。

         然后是对于阿尔而言漫长到想转身逃跑的等待。

         门被打开,一对漂亮的碧绿色瞳仁里流露出几分惊诧:“美国?你怎么来了——这样的敲门方式还真不像你呢。”

          “听说你生病了,我来看看你——有没有死在病床上。”

          “那么让你失望了,我已经快好了。大概明天就可以出席会议。”口里这么说着,却礼貌的请阿尔进来,并为他倒上红茶,“所以说,你来究竟是为什么,不仅仅是来看看我死了没有吧?这样也太无聊了点。”

         “呃,那个,是来……嗯,道歉。”话一出口就变成了这样,“上次会议,说得稍微过分了。不过为了这种事情而生气也太小心眼了一点吧?”

         “没有生气啊,被你这样说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为什么说得这么委屈啊?有事没事被说教的不是我吗?说起来我才应该生气吧?”

         ——真是的,我究竟在说什么啊?这样下去又会吵起来吧,得赶紧换个话题才行。

         慌张的从口袋里摸出张纸:“对了,这个是你放在这的吧?我昨天一直等到晚上十点,你为什么没有来?”

        “那是我三天前放的,你竟然昨天才看到……”

        “……所以说,直接跟我说不就行了吗,干嘛选这么复杂的方式?”阿尔叹了口气,“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吧?”

        “啊,那个……”亚瑟下意识的躲避阿尔的视线,“算了……没、没什么要说的。”眼中的情绪多到要满溢出来,犹豫的,忐忑不安的。

        ——啊啊,早该发现的,我们明明是那么的相似。

        “是吗?那么我有话要告诉你……”

        ——没那么难吧?其实也就一句话而已。

        “我喜欢你。”

        The end

       

        其实早就写完啦,但是懒癌晚期很久才把手稿打成电子稿。其实还有一篇英视角,那个纯自己的傻逼脑洞,然后现在没写完……懒癌晚期患者表示不确定会不会写完orz

        然后第一次发文,有什么不对请告诉我⊙▽⊙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