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T

全职中心!少天大本命!二本命全联盟!杂食,轻度cp洁癖,基本不拆不逆!吃叶黄、周翔、林方、卢刘、韩张、双花、王喻……以及绝不吃喻黄!对喻黄蜜汁抵触!黄少中心也能接受周黄王黄就是不吃喻黄!没有原因!也是个话唠!喜欢暗搓搓看评论!但是一般不回复!因为语废!如果有回复心里特高兴,哪怕是没有营养的“好看”或者“首杀”!如果热度低会暗自超伤心,所以催更的最好方法是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以及懒癌晚期患者……orz 接受勾搭!以上。那个……现在在复读……so……学校放月假……大概是月更:)

海的儿砸


    “我看见遥远的地方,模糊不清的海平面,让我隐约觉得这片海没有尽头。巨浪咆哮着在礁岩上碎成白色的泡沫,我也会变成这个样子吗?好像天地之间只有我一人,与这片海,只有寻不到尽头的风,永远不会疲倦,不知往何处去。”
                 一
      正值盛夏,肆虐的热浪扭曲了空气,一只看门的土狗吐着舌头,趴在小镇入口的梧桐树下乘凉。
闷热,以至于当它看见一个不顾酷暑全身用巫师袍裹得严严实实的怪人时,只有气无力的汪了一身,就趴在地上继续装死。
     黑袍人置若罔闻的走进小镇,进了小镇,植被多了起来,温度比外面的荒原低了点。
     正是傍晚,街上许多刚刚下班的成年人和从训练营【1】出来的少年少女,纷纷对他投去了好奇的目光。除了他格外脏兮兮的长袍外,他的法杖很吸引眼球。如果不是这个在嘉世王朝【2】边陲的小镇太闭塞,应该不会没有人发现他手里拿的那根法杖——下节漆黑,上节做成一只骨手的形状,泛着诡异的紫光——跟鼎鼎大名的第一术士喻文州的法杖长得一模一样。
     巫师袍、法杖和遮住半张脸的兜帽都揭示着他的身份——吟游诗人【3】。这是一个浪漫的职业,他们自由的行走在这片荣耀大陆上,传递信息,也编造故事,歌颂光明,也批判大陆的黑暗。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兜帽下的脸孔究竟是什么样,也不知道他们原本的身份,他们之中既有退役的强者,也有郁郁不得志的中年人,更有出来历练的年轻人。据说有人就认为他曾经见到过出来历练的现剑圣黄少天——因为语言特色过于明显——然而无从考证。
     很少有吟游诗人来到这个小镇,城镇外的荒原到处都是黑暗生物【4】,上一个来到小镇的吟游诗人还是在十五年前——那是个一点也不称职的年轻人,没有法杖,只背了一把不知用途的伞,带着个婴儿,他甚至没有带来一点外界的消息。
      这次的这个外乡人就大不一样,他目的明确的直奔镇中心的教堂【5】——这是不成文的规矩,吟游诗人的演说要在荣耀女神的面前进行,以示诚信与公正。
然而这个以浪漫著称的职业似乎出现了异端——至少来到这个小镇的两个都是——只见他把长袍一撩,站在教堂门口的台阶上,像街边的小贩一样大声吆喝:“来看一看啊,看一看,走过这村可就没有这店了啊!”
     也许是好奇心作祟,竟也层层叠叠的围了好些人!最里面是十五六岁的训练生,一个个的精力充沛,用期待的眼神盯着他。
     他也不卖关子,直接道:“今天说点新鲜的,关于我们的荣耀第一人前斗神!”声音低沉而沙哑,很有几分蛊惑的味道。
     然而话音一落就有训练生拆台道:“这有什么新鲜的?斗神退役都有十五年了!而且现在的荣耀第一人不应该是继承了斗神职位的孙翔大人吗?”
    “不是吧,听说现在轮回的神枪手周泽楷很厉害啊,都带着轮回成为世家了!”
    “喂喂,你到底是不是嘉王朝的人啊?”
    诗人并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任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等场面稍微静下来才开口:“你们知道的都只是官方给出的信息,叶秋为什么退役新鲜吧?叶秋的感情史新鲜吧?等我慢慢的道来。”
    “叶神退役不是因为失去了荣耀女神的眷顾吗?”有性急的训练生追问。
    事情当然没有那么简单,诗人从叶秋和嘉世的统治者陶轩一拍即合,开始发展实力讲起;到叶秋三次夺冠获得了荣耀女神的眷顾,嘉世成为王朝;之后到再叶秋的声望远远大于陶轩,被陶轩猜疑、架空,终卸磨杀驴。
情节一波三折,引人入胜,直令人们不断追问:“然后呢?然后呢?”
    末了,感叹:“叶秋一倒,嘉世怕是一蹶不振啦。”
这话小镇的人们可就不爱听了,纷纷怒目而视,感受到气氛不对,诗人很没节操的迅速改口:“乱说的,说错了,说错了!”
     “接下来说到叶秋的情感史!”赶紧转移话题,“他唯一喜欢过的是一只人鱼。”
     “人鱼?!”人们惊呼。
     “对,传说中美貌与智慧的化身。”说到这里诗人顿了顿,“这件事情我也是隐约知道,那个人鱼陪着叶秋周游大陆,可是在叶秋为嘉世效力之前就因为某些原因而消失了,具体是什么恐怕除了叶秋没有人知道。”
     “那人鱼怎么能陪着叶秋周游大陆?”
     “不清楚,总之他的尾巴可以化成双腿。”
     “消失了是什么意思?”
     “就是之后没有人再见过他。”
     诗人对叶秋的退役说的有理有据,可是关于人鱼却语焉不详,人们对此纷纷质疑。而诗人只是嘿嘿一笑:“想知道更多的话,可以买下我手里的叶秋手稿啊!”说着就摊开一个和几乎他长袍一样脏的布袋,露出几个破旧符玉【6】开始推销起来,“叶秋的手稿!想买的尽快啊。这可是有荣耀教科书之称的叶秋!不管你是什么属性什么职业,都有帮助哦!想封神的一定要买!”
    怎么可能有人相信这个看起来很落魄的吟游诗人会有叶秋的手稿?人基本都散了。
    只有几个个训练生还站在原地,拽拽其中一个的衣袖:“沐秋,怎么不走?快要天黑了。”
    苏沐秋摇摇头,说:“你们先走吧,我再留会。”他从符玉上察觉到了熟悉的灵力波动。
    诗人一看,大力推销道:“这位小兄弟真有眼光!看装备是神枪手吧?我这里有一份记载神枪手的!”说着一挥法杖,一块符玉飘了起来,很快出现金色的投影——两把枪的解析素描。
    “看咱俩投缘,要是一般的人我都不卖给他……封神的枪王周泽楷知道吧?这两把枪可一点也不比他的荒火和碎霜差……”苏沐秋一点也没把他口若悬河的解说听进去,只死死的盯着那两把枪,心里微妙的感情是什么,他说不上来,只知道这份手稿他一定要买下来。
    心里这么想,可脸上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嘛。”
    “那你出个价吧,觉得它值多少钱?”
    “三铜。”
    “三铜?”诗人咆哮起来,“你还不如去抢!买包烟叶都不够!”
    苏沐秋打定主意要压价:“就值三铜,不能更多了。”
    不管吟游诗人怎么游说,苏沐秋始终一脸“反正除了我没人买”的气定神闲。
    发现苏沐秋很晚没回,跑来找人的叶修就看见一个猥猥琐琐的黑袍人拉着他家孩子不撒手,就差抱大腿说“行行好,打发包烟叶”了。
    叶修冷漠的上前,一把把苏沐秋拉到身后,顺手把黑袍人的兜帽拉开,露出了一张胡子拉碴,久不见阳光而显得苍白的脸,虽然可以看出五官很深邃却带着一股子萎靡的气息。
    “老魏,怎么到这装神弄鬼来了?穷到买不起烟叶了?”
     魏琛“切”了一声:“老叶你还是一点都没变的讨嫌。”
     叶修上下扫视了一眼,笑道:“你的变化倒是很大嘛。”
     在魏琛跳脚之前,叶修随手甩了魏琛包烟叶:“得了,把这些都给我吧。”说着回头问苏沐秋,“你是想要哪块?”
      苏沐秋立马爆手速,把落回布袋的符玉揣兜了。
      魏琛一见乐了:“嘿,你是上哪找的这么一宝贝,简直和你狼狈为奸。”
      “随便捡的。”
      “捡的?我怎么觉着他有点像……”魏琛说着越来越靠近苏沐秋,仔细的观察着他浅棕色的瞳孔和头发和清隽的面孔,突然意识到什么的停了下来,眼神变得有些复杂。
      叶修显得有些紧张地把人推开:“好好说话,靠那么近干什么?”
      再看去魏琛又开始正常的和叶修嘻嘻哈哈,说他一包烟叶就想换他所有的符玉,太不厚道,至少要让他住个把月来抵账;而叶修则回敬不告他偷窃就不错了——仿佛刚刚他们的失态只是错觉。
     像谁?苏沐秋有点在意。

小剧场:回到家的叶修暗戳戳的肯定了魏琛的猜想。
魏琛:我靠,老叶你这个恋童癖!
以下是注释,可看可不看啦,应该不看也看得懂吧⊙▽⊙
【1】训练生:设定是每个孩子满八岁就会测定他们有没有天赋,有的就进入小镇的训练营培养,16岁会再次选拔,如果实力达到标准并且有为本国效力的意愿可以进入高一级的城市培养,20岁的时候格外出色的会送去王都。顺便说一句在这个设定里,实力和寿命成正比,封神之后如果有更强的人取代原本的,原来的那个人就会慢慢老去(如果真的是实力不济的话)。
【2】嘉世王朝:设定是原本有12个势力(有新生的也有灭亡的),每三年会有斗技的比赛,每个势力都能参加,常年前四的被称为世家,三连冠被称为王朝,直到下一个王朝出现。
【3】吟游诗人:设定是任何人都可以成为的,可以结伴也可以独行,只要能打败沿途的黑暗生物,可以自由穿越势力边界。不算是正式职业,但是任何职业(24个,不用解释了吧)都可以客串,也可以作为终身职业。可以理解为副职(?)。
【4】黑暗生物:设定只有小镇是安全的,通往小镇到另一小镇or城市的路上经常有黑暗生物,可以想象成野怪。也有怪物聚居的地区,可以想象成副本。当然,每个副本都会有boss,可以杀死boss之后获得材料,可以想象成掉落。
【5】教堂:设定是用来供奉荣耀女神,有教堂的区域里不会有野怪。
【6】符玉:设定是这个世界虽然有纸,但是一般24个职业都不会用纸,而是更方便携带的符玉,可以用灵力(魔法or斗气or术法或者怎么说,都叫灵力好了)查阅或填写,容量很大。顺便一说,每个人的灵力波动都不一样。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