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T

全职中心!少天大本命!二本命全联盟!杂食,轻度cp洁癖,基本不拆不逆!吃叶黄、周翔、林方、卢刘、韩张、双花、王喻……以及绝不吃喻黄!对喻黄蜜汁抵触!黄少中心也能接受周黄王黄就是不吃喻黄!没有原因!也是个话唠!喜欢暗搓搓看评论!但是一般不回复!因为语废!如果有回复心里特高兴,哪怕是没有营养的“好看”或者“首杀”!如果热度低会暗自超伤心,所以催更的最好方法是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以及懒癌晚期患者……orz 接受勾搭!以上。那个……现在在复读……so……学校放月假……大概是月更:)

海的儿砸【四】

         #拖了一天终于码完了#
         #微喻魏不影响观看,就不打tag了#

        有良好生物钟的苏沐秋一觉醒来,惊讶的发现叶修已经醒了,正鬼鬼祟祟的向窗外张望。他的目的肯定不是欣赏外面院子里的树。
        苏沐秋好奇的凑上前去,也向外看,隔壁的窗户半开着。
         叶修嘘了一声,暗搓搓的运起了捉云手——苏沐秋终于知道他在千机伞上打制这个技能的时候,说的那句方便是怎么来的了。
         目标并不是魏琛,而是他靠在床头的死亡之手。【1】
         那根法杖听话的随着牵引飘出了窗,稳稳的落进叶修的手里。
        叶修把法杖塞进苏沐秋的怀里:“拿好,放进你的空间袋里。”
        苏沐秋表情复杂的看着叶修,一脸“你都干了什么,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阿修”,然后果断的把东西扔进了空间袋。
         “就让他着急一下,拉他入伙而已……话说你那是什么眼神……”
        两人一边拌着嘴,一边去洗漱,叶修日常的像个大爷似的瘫沙发上等着投喂。
        “叶秋你不得好死!!!”魏琛暴跳如雷的冲出卧房。【2】
        “哈哈哈,老魏,哭泣吧!”
        “叶秋你大爷你大爷你大爷!王八蛋,快把银武还我!”魏琛叫骂。
        “哈,我还要多研究一会的银武。..怎么样,后续升级的方案都研究清楚了吗?”叶修很悠闲地问着。
        “滚,你到底想干嘛?”
        “安心安心。有过剩的材料没有?”叶修问。
        “滚,老子自己都不够用。”
        “还要材料干啥?已经没有银武了。”
        “大爷!”魏琛狂骂。
        “坦白!当个吟游诗人罢了,根本用不着这么高级的装备!留下反而是个负担,整天担惊受怕的。不如让兄弟帮一把,卖了算了。卖的钱咱俩对半分,随便就能弄一身足够横行霸道的装备。我也赶紧继续提升我那银武,我那个才是真等着急用的,马虎不得。”叶修在这不慌不忙地侃侃而谈。
        “滚!老子的也马虎不得,知道这花费了老子几多心血吗?”魏琛吼道。
        “后续方案都搞清楚了没?都搞清楚的话那价钱可得再多叫一些。”叶修像是没听到魏琛的话一样,自顾自地继续思考死亡之手的价值问题。
        “价钱你妹,这是老子的心血,无价之宝。”
        “这件心血,和当初那件可有些不一样!”
        “属性强化、神通爆击、施法速度、施法距离……”叶修用灵力查看着死亡之手上的一个个的附加属性,“全都是对个人属性的强化!这和你以前的那把‘灭神的诅咒’风格可是很不一样。”
         “我武器什么样的风格关你屁事。”魏琛骂。
         “很寂寞吧老魏?”叶修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乱七八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魏琛皱眉。
         “当初为什么没留在蓝雨?我听说蓝雨那时曾挽留你留下做指导。”
         “老子对那没兴趣。”
         “还是更喜欢站在角逐场上吧!”叶修回道。
         魏琛这边,忽然就恬静了下来。垃圾话张口就来的他,却突然不知该说什么。
         “有没有想过复出?”叶修问。
         “复出?我?别玩我了大神!”魏琛苦笑。
         “难道甘心?”
         “不甘心又能怎么样?”魏琛问。          
         “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就像现在这样,背着重置的死亡之手,到处打打野怪,到各个村庄说书,就这样再来?再来做什么?”魏琛的话语中已经夹杂了几分痛苦,这种时间带来的无奈,已经早早地在他身上留下了伤口。
叶修问他甘心吗?
        他几乎不消思考就可以回答。
        他固然不甘心!
        六年,各势力不断扩张壮大的六年,他却忙着从巅峰状态不住地衰落。他拼命地想拖延,他拼命地想在这高手云集里多停留片刻,可是没有用。他是那样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退步,他只能羡慕嫉妒地看着那些生气蓬勃的年轻人。他曾经试图想把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期望寄托在这些年轻人身上,这样自己或许离开得不会太寂寞。可是他失败了,他发现自己是那样地想站在角逐场上,他所需要的存在感,是不成能靠任何寄托来解决的。
         然而当蓝雨统治者婉转地提出希望他转作战队的技术指导时,他立刻知道,一切都到了尽头了。
         他谢绝了这一邀请,同时也推了来自其他势力的一些请求,虽然这中间不乏一些是希望他代表出战的。
         他有理想,他有希望,他可不想像个赖皮狗一样趴在沙滩上,被前浪后浪来回地拍打。于是,他果断地宣布了退役,无视任何挽留,干净利落地离开了。
        可他终究是割舍不下,那根仿造以前曾属于他的法杖制做的死亡之手就是证明。
        魏琛想着想着,突然就忧伤起来。
        “只要愿意,没什么不可能。”
        “操,他妈现在还是意识流?”魏琛的忧伤已经迅速被窝起来了,他是老魏,不知何为下限的老魏,不排斥任何手段的老魏。他的名声不在了,他的荣耀不在了,可是他可不想连性格都失落。在这一点上,他始终是他,他始终是那个八年前,在荣耀大陆里叱咤风云,成为队长级大神的人物:蓝雨队的队长,最没有下限的老魏。虽然他其实其实不喜欢这个称呼……
        “不错,意识也是可以决定胜负的,想想你们队里的那个家伙。”
        “那是个怪胎……”魏琛知道叶修说得是谁,“我还来不及不认可他,以前我对他看走眼了,并且走眼得厉害。”
         “听说你就是因为输给他,觉得无地自容,才下定决心引退?”叶修问。
         “切,老子做出的决定,会受到这种鸡毛蒜皮事的干扰吗?”魏琛嗤之以鼻。
         “没有?”叶修反问。
         “固然。”
         “认真没有?”叶修还问。
         “好吧,有那么一点点……”
         “输给一个手残,这种冲击,我可以想象……”
         “想象个屁……”魏琛嘴上虽然如此着,心下却已经不由自主地回味起了那时所受到的冲击。
        没错……两人所说的那个人,正是喻文州,蓝雨现在的队长,荣耀大陆的第一术士。
        在最初,他还只是一个报名加入训练营的毛头少年,还远没有资格进入战队。
        这少年一开始就被战队的选手看作是来凑热闹的,就连魏琛也不例外。术士靠的是咒语和结印来释放法术,任何一个慢了在战场上都是致命的,而他甚至明显慢于跟他同龄的训练生。
        所有人都以为这少年在训练营的第一回选拔中就会被刷出去,结果谁也没有想到,这少年竟然可以一直留到最后。
        每一回的选拔,过关过得那叫一个勉强,那叫一个揪心。虽然他最终留了下来,却也只不过获得了一个“运气不错”的评价。没有人关心他的成长,因为没有人会对他抱有什么期待。那时候,训练营里被大家关注的,是魏琛从野外带回来的一个少年。
         据魏琛说,这少年抢怪时超等精准的眼力和手法,很有前途。但大家更愿意相信,抢怪这种没节操没下限的事,才是魏琛和这少年找到共鸣。
        没错,这个人就是黄少天。承载着未来的希望之星。而喻文州,那个时候却是不断地被人们遗忘着。
        直到有一天,队内训练中,喻文州出乎意料的要求和魏琛打一把。魏琛当时甚至都没记住他的名字,只当人因为崇拜他所以想和他较量一下——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过。
        任何人都没想到,魏琛会输。
        “运气不错。”魏琛如同最初看到喻文州通过了训练营的层层选拔留下来时那样评价着。
        结果第二把……
        第三把……
        当就这样败给了那个操作慢吞吞的家伙三局之后,魏琛终于意识到了些什么,整个蓝雨势力的人都意识到了些什么。
         “谢谢前辈指教。”那少年,和当初被人们冷笑时那样,不卑不吭。胜不骄,败不馁,如冰川一般纹丝不动。魏琛立刻知道,他在精神上都输给了这个少年。那一瞬间他就产生了一个感觉:蓝雨已经不需要他了。
         这个少年,将成为蓝雨基石一般的存在;而黄少天,将成为锋利的剑刃,斩断来敌。
         叶修可以明显的看到魏琛的怔忡,心知他已经被说动了:“来不来我的战队?”
         “你的战队?能成?”
         “咱们当初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叶修勾起一个懒洋洋的笑,“怎么着也得弄个冠军来玩玩啊,让兄弟拉你一把?”
          魏琛:“呸,多大脸!你的队员呢?先看看再说。”
          在旁边全程不好插话的苏沐秋,见两人终于交涉完毕,开口:“等等。”
           “先问个事情。”看向叶修:“阿修,或者说叶秋?”

          叮,玩家苏沐秋怒气已集满,随时暴走大招。
【1】:捉云手应该不能用在武器上的,不过剧情需要,原谅我。
【2】:此段有很多来自全职原文,稍微改了下贴合了剧情。超喜欢老魏,感觉这几章简直是官方盖章,心机boy喻文州处心积虑喜欢队长能注意到他,关心他,喜欢他什么的,但没想到队长被他击败后毅然决然的退役了,追悔莫及。【顶锅盖逃走】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