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T

全职中心!少天大本命!二本命全联盟!杂食,轻度cp洁癖,基本不拆不逆!吃叶黄、周翔、林方、卢刘、韩张、双花、王喻……以及绝不吃喻黄!对喻黄蜜汁抵触!黄少中心也能接受周黄王黄就是不吃喻黄!没有原因!也是个话唠!喜欢暗搓搓看评论!但是一般不回复!因为语废!如果有回复心里特高兴,哪怕是没有营养的“好看”或者“首杀”!如果热度低会暗自超伤心,所以催更的最好方法是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以及懒癌晚期患者……orz 接受勾搭!以上。那个……现在在复读……so……学校放月假……大概是月更:)

海的儿砸【七】


         叶修不知道苏沐秋其实猫在小镇边缘自己加训。哪有什么不付出努力就可以轻松办到的事?除了叶修的帮助让他少走了很多弯路外,他自己无时无刻渴望变强的想法,和对自己严格要求才是他能有现在实力的原因。

        如果叶修知道自己开玩笑的一句话让苏沐秋精疲力尽的加训到傍晚,不知会作何感想。

         魏琛和包子一见如故,格外投机。正式成为兴欣的一员之后,魏琛又拿出了一份自己的手稿——如果能成功的话可以大幅度提高人的战力【1】——罗辑正在研究,试图从魏琛手稿的粗俗描述中找出正确的方法。

         陈果很慷慨的提供魏琛一个住处,当天魏琛就搬离了叶修和苏沐秋的小院,原话是:“多看你们腻歪一天我就少活一天!”

         对此叶修表示:“快滚吧你!”

         苏沐秋并没有给魏琛送行,他一回来魏琛就已经走了。

         苏沐秋对此并不是很高兴——没有理由跑去和叶修一块睡了。

         叶修在厨房忙碌着——他一般不做饭只是因为懒,总不能让小朋友和他一块乱吃些没有营养的东西。

         苏沐秋帮忙把饭菜端出来,摆好碗筷,和叶修面对面的坐着。叶修做的东西,嗯,能吃,每道菜都是熟了,能下咽的程度。尽管如此,苏沐秋还是吃得很开心。

         吃饭的时候叶修随口讲了讲战队的情况,又天南地北的和苏沐秋扯淡,最后补充:“魏琛的东西有点意思,我们恐怕要出趟远门。”

        苏沐秋“哦”了一声,问:“大概要多久?”

         “两三年,明天就走。”

          叶修说着,递给了苏沐秋一块符玉。

         “魏琛的那些材料几乎要跑遍整个大陆,我们打算测试一下有没有效,统计个数据。证实了有效之后,我们打算卖给其他势力。”叶修解释道,“千机伞后期的升级和战队都会需要大量的金币。”

         符玉里详细说明了每个人要击杀的怪物,地点,方式和数量。只是这些都不是苏沐秋的重点:“为什么我不是和你在一块?”

        “跟着我太危险,让小乔带着你比较好。”叶修说,“顺便当作你成年之前的历练了。”

         叶修怎么会想和苏沐秋分开呢,不过形势所迫,而且他希望苏沐秋能快点成长起来。如果他注定要翱翔天际,叶修不愿意成为他的束缚。至于心里的那一直躁动、叫嚣着的角落,被叶修刻意的忽视。

         苏沐秋明白叶修是为了自己好,可是他还是感到很不爽——叶修放在第一位的从来不是他,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做,有战队,有比赛,像今天,不过是一个通知,他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

         苏沐秋不想让叶修为难,只是笑着问:“等回来了你就不能再把我当小孩子了吧?”

         叶修岂会看不出他的心思?希望你长大之后还记得现在的话啊,他想着,却什么也没说,只笑着摸了摸人脑袋:“好。”

         苏沐秋也许是累过了,又加上之前那些话的冲击,他躺在床上半天就是睡不着。最后他爬了起来,跑到了隔壁。叶修一整天忙活战队的事情,现在也很累了,睡的迷迷糊糊,眯着眼睛辨认了一下往他身边躺下来的是苏沐秋,哼哼了一声:“干嘛啊?好困。”

         苏沐秋没有回答,只是扯点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低声说:“睡吧。”

         叶修向苏沐秋的方向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睡了过去,两个人呼吸交错,苏沐秋不知不觉就陷入了深眠。

         又闻到了熟悉的海腥味。

         这次是在一个昏暗的过道,透过微弱的光芒,可以看见左右两边高大的架子,上面杂乱无章的摆放着各种大小不一的瓶瓶罐罐、袋子和其他的容器。

        苏沐秋好奇的凑近一个透明的容器,很快又恶嫌的退开——里面是一团扭动着、不明种类的虫子。

         苏沐秋很快感受到了熟悉的牵引力,他被带着一路往前,直到一块较为开阔的平地,似乎是房间的尽头,其他三面都是架子,正中心的地方放着一个透着诡异紫色的巨大锅炉正不断冒出绿色的气泡,像是沸腾了的样子。

         那只银色的人鱼正高高悬停在锅炉的不远处——原来这是在海底。

         “好了,找到了。”粗嘎怪异的声音响起,听得苏沐秋直打了个哆嗦。

         随后是不绝于耳的窸窸窣窣,令人头皮发麻,很快,高高的架子上出现了几只触手——原来是一只章鱼,她上半身是人的样子,有丰满的胸部——是一个雌性。

         她以诡异的姿态从架子后面翻上来,几乎与地面垂直的爬下架子,经过的地方留下了黏糊糊的液体,很快就站到了锅炉前——巨大的锅炉和她的体型正适宜。

         “你想好了吗?”依旧是她粗嘎的声音,“可以再给你一点时间考虑——用初代人鱼的眼泪替代人鱼结晶可是有副作用的,如果三年内你没能让那个人爱上你,你就会像她一样,变成泡沫——这是人鱼的诅咒。”【2】

         苏沐秋听得一头雾水,只见那只人鱼肃穆的点了点头。

          “现在!”章鱼猛的提高了声音,“恐怕也容不得你反悔了!”【3】说着右手一挥,一个透明的瓶子飘了过来,同时还有一个比正常大小略大些的勺子,像是被看不见的人拿着似的,在锅炉里舀了一勺,翻腾着的绿色液体刚好把瓶子装满;这时握在她左手的盒子突然打开了,里面一颗洁白的珠子散发着柔和的白光,飘了起来,自发的跳进了瓶子,霎时间,液体剧烈沸腾,颜色慢慢从绿色转变为淡金色时,恢复了平静。

         瓶子缓缓的浮到人鱼的面前,人鱼毫不犹豫的拿过一饮而尽。

         喝下去后人鱼似乎经受着可怕的痛苦,他重重跌落在地上,疯狂的挣扎。

         章鱼不知从哪拿出了一根法杖,一串吟唱,一个气泡裹住了人鱼。

         这时苏沐秋看到,人鱼的尾巴正从中间裂开,随着不断涌出的猩红血液,那裂口的尾巴慢慢化成了双腿的形状,鳞片渐渐褪去。

         这种蜕变无疑让人鱼相当的煎熬,他连挣扎的力气都失去,陷入了昏迷。

         苏沐秋的视野也黑了下来,他突然惊醒,眼前是熟悉的房间和熟悉的人——叶修。

         还是深夜,苏沐秋伸手把叶修揽紧了些,再次睡了。

         只过了一两个小时,天还没亮,叶修醒了过来,苏沐秋像个八爪鱼一样粘在他身上,叶修失笑,真是个小孩子。

         他轻手轻脚的爬起来,收拾好东西,现在就要出发了——过一会苏沐秋就会起床了,他并不知道分别的时候该说些什么,不如不告而别。

        收拾好行李,留了张纸条,他又折回房间里,蹲在床头盯着苏沐秋看了好一会,最后轻轻的在人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吻。

感觉自己越写越烂了 果然还是比较适合写傻白甜 望不嫌弃_(:_」∠)_

【1】:原文是技能书,这里就当作是制作提升实力的灵药的材料好了。
【2】:很狗血的设定,毕竟大纲就是这么定的,我就这么狗血的写了_(:_」∠)_顺便一说,人鱼的结晶要在人鱼受伤濒死的时候才能取出来。
【3】:按照《海的女儿》里面,用声音交换魔药的设定,意思是交易已达成不容许反悔之类的。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