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T

苦逼高三狗,暂退圈。6月高考之后见。

【林方】胆小鬼(1)


        林敬言退役了。
        方锐是从新闻上知道这件事的。
        之后他把林敬言退役的发布会视频反反复复的看了三遍。
        最后打开了QQ,敲下一行字:“老林,你真退役了?决定了?”
——林大大
——嗯。
——打不动了。
       方锐突然像是不认识字了,一字一顿的斟酌,才弄明白连起来是什么意思。诡异的荒谬感,像是在看一个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
        都说林敬言心软、人好,却不知他才是最决绝最果断的那个人。第一次退役,方锐提前了两天知道;他用尽一切办法试图让林敬言打消这个念头,但任凭他如何游说,林敬言都没有回头。第二次更绝,压根就没打算让他知道。
        方锐也抽烟,但不像魏琛、叶修那两个烟鬼抽得那么凶,所以此刻他翻遍口袋也没能找到一根烟。他于是顺走了叶修鼠标边上的烟盒,在叶修脸旁晃晃,后者抢野图boss正在关键时刻,只急促的一点头。
        方锐沉默的走向阳台,手插在口袋里,一遍遍抚摸着打火机上凹凸不平的刻痕。
        方锐十几岁时,正在叛逆期,为了耍帅,学人抽烟。那天他猫在角落里吞云吐雾,正好被林敬言撞见了。林敬言没说什么,隔了几天,送给他一支打火机。火焰是蓝色的低温焰,把手放火上也几乎感觉不到烫的那种。职业选手的字大多都丑,林敬言例外,火机上刻着他端正的楷体——吸烟有害健康。蠢毙了,方锐收到火机时笑得直不起腰。然而笑完了,仔细的把它收进口袋从此再不离身。
        那打火机上的字迹,不知被这样摩挲了多少遍,边缘都不再尖锐,而是平滑,只略微感到字迹处有点凹陷。方锐点烟的时候,食指正按在凹陷上。他略一走神,拇指就被蹿起来的火焰燎了一下。
       林敬言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
       方锐想到这里,竟像被火焰狠狠的灼烧了一样,感到一阵刺痛,手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身后传来门把手转动的声音,他连忙掩饰性的把手里的东西扣在窗台上。
       阳台的门被打开,是叶修。
       叶修径直走到方锐边上,自然的从烟盒里又抽出了一根。
       “借个火?”
       方锐把打火机递给他,看着他靠着栏杆把烟点上,又递回火机,没话找话道:“boss到手了?”
        叶修恬不知耻的说着垃圾话:“一看到哥的ID,蓝溪阁的直接就失去战斗意志了好吗!”
        方锐没有接茬,低头把玩着打火机,一时气氛显得有点沉闷。
        叶修欲言又止,只把烟放到嘴边吸了一口,不自觉皱起了眉头。
        方锐突然有点冒火,说:“差不多得啦,林敬言退役又不是我退役,有什么好难过的?”
        “嗨,多大点事。”又低声重复了一遍,方锐似乎说服了自己,镇定下来,重新拿起之前的烟,点上了。
        叶修没有继续纠缠这个话题,这让方锐感到轻松,两人边抽着烟,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随口胡侃。
        方锐却仿佛超脱了正在说话的躯壳,专注的注视口里吐出的烟雾袅袅的向上升腾;像一团云,缓慢的,变化的,越往上分得越散,边界也模糊不清。他短暂的从中得到了乐趣。这时恰巧吹来一阵微风,真的很细微,都没有把烟吹散,只将它拉扯得更加奇形怪状,并加速了它的消散。它很快便融进空气里。
         方锐突然把手里只吸了几口的烟在栏杆上摁灭。
         叶修望向他:“怎么?”
         “回去了。”方锐说。
         路过垃圾桶时,方锐把折了的烟和打火机一块扔了进去。
——TBC




         实在是搞不进学习,忍不住写了篇林方。是HE请组织放心。舍不得虐我点心的。求小红心求小蓝手求评论o(≧v≦)o
小剧场:叶修被推选出来安慰方锐,然而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并且还没开口就被怼回去了。
叶修:我有什么办法呢,我也很绝望啊。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