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T

苦逼高三狗,暂退圈。6月高考之后见。

【林方】胆小鬼(2)(3)


        烈日炎炎,身上的汗经空调一吹,粘糊糊的干涸在身上。
        方锐从飞机舷窗向外看,此刻他已经身在云端之上。而窗外的云并没有让他好受多少,晕眩,反胃 ,怎么坐怎么难受。手中原本还带着水汽的饮料已经快被他捏热了。
         正是桀骜不驯又踌躇满志的时候,在蓝雨坐了两年的冷板凳,他毫不犹豫的转会呼啸,甚至为了迎合战队风格改练盗贼。【1】而如今在从广州飞往南京宣告木已成舟的飞机上,他终于察觉到姗姗来迟的焦虑和惶恐。
         伴随着晕机的恶心感,他脑海里充满了对未来的不确定和对自己职业生涯令人心慌的臆测。
         下飞机的时候,蜂拥的人群令他更加头晕目眩,跟着移动的人流终于看见了出口,他东张西望的寻找来接他的人。
         首先看到一张写着他名字的接机牌,字迹意外的好看。方锐把视线移到拿着牌子的人身上。那是年轻的呼啸队长,他认识,比赛时有远远的看过几眼。
         林敬言也从人群里认出了他,遥遥的冲他笑下,挥了挥手。
         很快方锐便挪到他近前。
         “方锐?”
         方锐点点头。
         “你好,我是林敬言,呼啸的队长,今后我们两就是搭档了。”
         “我知道。”方锐偷偷把手心里的汗在裤子上抹一下,郑重的和林敬言握了握。方锐身上汗黏黏的,整个人都透着灰头土脸的疲惫,说起来他们的第一次正式见面还真是不堪回首。
         “你……是不是不舒服?”林敬言关切的看着这个印象中很活泼的后辈。
         不提还好,一提方锐就觉得更晕了:“唔,晕机……我缓缓就好。”
         林敬言拿过方锐的行李,让方锐两手空空的跟在他身后,走到呼啸准备的车前。
         方锐想到还要忍受一段时间的晕眩,忍不住露出一个苦大仇深的表情。林敬言敏锐的察觉到了,他于是把行李交给坐在车里的战队经理,和他解释了几句,准备带着方锐在附近走走,顺便吃点东西。

         有没有做过很真实的梦,醒来后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方锐在梦中回到与林敬言初见的那天,每个细节都异样的真实。
         方锐坐起来,觉得周围环境异常的陌生,他记得自己床头应该有一个原木色的床头柜,上面是刚刚摆上去的他和林敬言的合照。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那其实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墙上挂钟指在两点一十,他在梦里过了一天,其实距他躺下不过两三个小时。
         方锐楞楞的坐在床上,说不清心头是什么滋味。只觉得喉咙干哑得难受,爬起来灌了口水。冰凉的感觉缓解了他的烦躁,他于是含着一口水,在黑暗中一寸寸描绘着房间的轮廓,像是全然陌生一般。
         梦中的场景异常清晰,他听到指尖规律的敲打着键盘的声音,凉爽的晚风轻柔的抚在脸上的感觉,鼻端萦绕着林敬言身上传来的肥皂香味。
         口里的水从冰凉到温热,方锐依旧独自坐在地板上,孤独感铺天盖地的淹没了他。这一刻,他终于愿意承认,内心对另一个人蚀骨噬心的思念。
   
       
        

【1】:私设我锐16岁进的蓝雨,17、18由于蓝雨有当打的气功师当了两年替补,18岁决定转会,转会时期夏,同时改练盗贼,和林敬言打配合。应该还算合理?然后目前第十赛季冠军,24岁。如果有bug欢迎指正,我能改就改。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