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T

全职中心!少天大本命!二本命全联盟!杂食,轻度cp洁癖,基本不拆不逆!吃叶黄、周翔、林方、卢刘、韩张、双花、王喻……以及绝不吃喻黄!对喻黄蜜汁抵触!黄少中心也能接受周黄王黄就是不吃喻黄!没有原因!也是个话唠!喜欢暗搓搓看评论!但是一般不回复!因为语废!如果有回复心里特高兴,哪怕是没有营养的“好看”或者“首杀”!如果热度低会暗自超伤心,所以催更的最好方法是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以及懒癌晚期患者……orz 接受勾搭!以上。那个……现在在复读……so……学校放月假……大概是月更:)

【林方】胆小鬼(6)

#写得心情好沉重#
#不过挺爽的w#
#我真的是爱锐锐的 看我真诚的眼睛#

        人类真奇怪,为什么越喜欢越不敢让人知道的?
        在遇见林敬言之前,方锐从来不觉得自己胆小,甚至恰恰相反,很多时候他做事都凭着一股冲动,从来不计较后果。所以他18岁从气功师转型盗贼时未曾犹豫,24岁从盗贼转回气功师时斩钉截铁。更重要的一点是他很坚持,或者说固执,撞了南墙也不肯回头。他就靠着这些,玩出了猥琐流的气功师,跟着一支没有多少人看好的草根队伍,打到了第十赛季冠军。
        到了林敬言这里,一切都变了,他学会了害怕。比赛输了,没关系,大不了重头再来。可是,感情呢?能重头再来吗?能像打游戏积累经验一样积累好感度吗?对他好可以吗?送他礼物可以吗?请他吃饭可以吗?多少好感度才可以永久绑定呢?明知道不是这样啊,重要的不是你好不好,而是他接不接受。方锐愿意像个包装精美的商品一样,等待他挑选,可是如果他就是想选择其他商品呢?
        所以方锐宁愿逃避。
        维持现状是最好的逃避,暧昧不清又是最好的恋爱。
        年少的方锐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情感。悄悄喝他喝过的杯子,为了他一句无心之言辗转反侧到天明。拍海报的时候,方锐故作随意的勾着他的脖子,甚至担心自己超速的心跳会被他听到,泄露自己的心思。
        如今的方锐手机里存着所有和林敬言发过的短信,想象着自己和他抱怨叶修用北京方言嘲讽自己时,他眼里流露的几分笑意。像淬着蜂蜜的钝刃割着,一时竟分不清是甜是痛。
        方锐用自己所有的耐心和偏执来暗恋一个人。
        暗恋就是自己在他的周围划下一道名为朋友的界限,恪守在界限外,痴迷的望着里面,用发生的所有偶然来验证自己和他的缘分。直到有一天,终于可以跨过它;或者终于有一天,另一个人轻轻松松的跨越界限,拥抱那个你朝思暮想的人。
         年少的方锐没有等到自己成熟勇敢的越过界限,也没有等到另一个人。
         他等到的是林敬言离开的消息。
         林敬言离开呼啸那天,方锐装作满不在乎,不肯去送他。固执的认为没有道别就不会分别。
         方锐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眼泪鼻涕全糊在上面。哭到大脑缺氧,终于再流不出一滴泪。方锐猛的把被子掀开,清凉的空气挤压进肺部,有种病态的畅快。
        他失神的盯着天花板。天花板上孤零零的白炽灯稳定的发着光,圆形灯罩的底部透着斑斑点点的阴影,那是追逐着光明被困死在灯罩里的虫子的尸体。不知道即将死去的飞虫在灯罩里撞击痛苦之时,灯会不会也感到些许不忍?
        方锐忽然冷静下来。
        他终于明白原来自己无论怎样努力都追不上林敬言的脚步。
        方锐靠着枕头,有些茫然的环顾着房间。
        什么也没想。
        突然,他看见床头柜上那张他和林敬言的合照,那是方锐第一天来到呼啸时拍的——林敬言穿着白色的T恤,外面罩着呼啸的队服,方锐也穿的队服,像是情侣装。方锐的队服不是很合身,袖子卷了两圈,露出细白的手腕。两人的手里还各拿着几串烤串,笑容灿烂。
        犯罪组合,各奔东西。
        方锐突然像疯了一样,恶狠狠的抓起相框,一把扔开,落在地上,伴随着清脆的玻璃碎裂的声音。
        方锐又后悔了,赶紧跑去捡起相框。破碎的玻璃把两人原本灿烂的笑脸切割得扭曲。
        方锐的手指被玻璃划破。
        血和眼泪一起落到相片上。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