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T

全职中心!少天大本命!二本命全联盟!杂食,轻度cp洁癖,基本不拆不逆!吃叶黄、周翔、林方、卢刘、韩张、双花、王喻……以及绝不吃喻黄!对喻黄蜜汁抵触!黄少中心也能接受周黄王黄就是不吃喻黄!没有原因!也是个话唠!喜欢暗搓搓看评论!但是一般不回复!因为语废!如果有回复心里特高兴,哪怕是没有营养的“好看”或者“首杀”!如果热度低会暗自超伤心,所以催更的最好方法是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以及懒癌晚期患者……orz 接受勾搭!以上。那个……现在在复读……so……学校放月假……大概是月更:)

胆小鬼(7)(终)

#算老林的生贺吧#
#为给老林过生日一鼓作气的完结!#
#终章老林视角o(≧v≦)o#


         近乡情怯?
         不知该不该这样形容。
         车厢内广播着即将到达南京站。
         方锐沉默的看着窗外,凌晨四五点的天空还是黑的,路边稀稀拉拉的立着几栋房子,路灯显得格外的亮。
         终于下了车,微凉的清风令方锐昏昏沉沉的头脑清醒了。
         居然真的像个神经病一样凌晨跑到南京去了。
         方锐苦笑,原本以为,在林敬言离开呼啸的那天,自己就已经失去追逐的勇气了。
         比起被拒绝,他更害怕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失去。
         不是很常见的事吗?有很多人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生命里,也许到了七老八十,才会猛然想起来,那个某某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再没见过了,也不知现在过得怎样。
         一起走过或悲伤或欢笑、或漫长或短暂的路程,在瑟瑟寒风中依偎着取暖,然后在下一个路口泰然微笑着分道扬镳。
         最好的年华、最好的梦想、最好的人,都这样定格在记忆里,直到玫红柳绿的记忆都染上一层有年代感的柠檬黄,最后连边角都蜷缩成防备的姿态。
         方锐一想到这种可能就感到窒息般的疼痛。
         结果是因为害怕失去吗?还以为会有别的更冠冕堂皇的理由。
        方锐掏出手机,犹豫该不该打给林敬言。
        林敬言的作息一向如同退休的老干部一样规律,早睡早起,和张新杰一起,算是他们这群夜猫子中的清流。
        不过方锐没少打搅他,在呼啸的时候,半夜把林敬言喊起来,吃夜宵;到了兴欣,就深夜给他打骚扰电话。林敬言也是脾气好,从来没有什么怨言。
        总决赛前一天晚上,方锐兴奋得睡不着,给林敬言打电话。
        “喂?”电话另一端的人被他吵醒,声音里都带着几分睡意。
        “老林老林老林老林……”方锐仿佛如黄少天上身。
        听筒里传来低低的轻笑,应了一声,听声音已经完全醒了:“紧张?”
        “没有。”方锐说,“我就是兴奋……好吧,其实有一点点。”
        方锐想象着林敬言此刻的情形。
        林敬言也许还坐在床上,靠着枕头,伸手把灯开了,正偏着头和他讲话,脸上是无奈而温柔的笑意。方锐敢说自己熟悉林敬言的每个表情,想到这些的时候,自然的脑补出他的笑,连嘴角勾起的弧度,细微的笑纹都勾勒的纤毫毕现,就好像自己正站在林敬言的面前。
        方锐心里的那些紧张和不确定,忽然就“嗖”的一下不见了,只觉得很安心。有林敬言在,方锐就觉得安心。说起来也不难理解,方锐的动力,从来不止来源于冠军和志同道合的队友,更来自于林敬言。
        方锐笑嘻嘻的对着手机胡说八道,说霸图、蓝雨都被他们兴欣打残了,区区一个轮回也不在话下。
        林敬言也笑,配合着说,是啊,方锐大大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两人你来我往的胡扯几句,林敬言催着他赶紧睡,要不赛场上犯困。
        方锐要他相信自己跟着叶修连出来的熬夜能力,结果打了个哈欠被林敬言拆台。
        最后,林敬言说:“加油,要赢。”
        “那还用你说……对啦,你来不来看我?”方锐撒泼,“来嘛,你不来我赢不了。”
        得了林敬言的承诺,方锐心满意足的终于睡下。
        方锐回想着,不自觉勾了勾嘴角,此刻他已经站在了林敬言楼下,他还是没有打出电话。
        九月多南京的天气还是有点冷的,比杭州要冷,不过进了楼道好些了。
        干脆直接敲门,方锐想。
        他摸着门板,还是不敢。
        方锐贴着墙,坐了下来,薄薄的一堵墙后是林敬言的家,他应该就躺在房间里,距离只有几米,方锐不着边际的想着。
        把手机按亮,又看着它灭掉,反复几遍。
        方锐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
        回去吧,他想。


        林敬言打开门,一眼就看到在墙边缩成一团睡着了的方锐。
        林敬言面朝着他蹲下去,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他。
        双眼闭着,睫毛在眼睑上打下细微的阴影。林敬言知道这双眼睛睁开有多漂亮,像藏着星星。再往下是还算挺的鼻梁,一看就很软的嘴唇。皮肤是宅男的那种不见光的苍白,身形瘦削,锁骨大大咧咧的从敞开的衣领里透出来。并不是特别出众的长相,但在林敬言眼里就是顺眼得不行。
         方锐年纪还轻,24岁,正是职业巅峰的时候。林敬言遇见方锐的时候,差不多就是方锐现在这个年纪。
         方锐在一点点爬上巅峰状态的同时,林敬言也在从巅峰状态一点点跌落。
         总决赛那天,林敬言去了赛场,像一个普通的小粉丝一样,辛辛苦苦等待了几个小时,就为了看方锐一眼。
         比赛很精彩,兴欣赢了,兴欣的粉丝差点把房顶掀了。观众席里高声呼喊着各个队员的名字,叶修粉喊得尤其响亮。林敬言还听到身前有人在喊点心大大,心里莫名喜悦,被气氛也带动得热血澎湃。
         兴欣众人登上了领奖台,到底手速飚的太猛,叶修接过奖杯的时候竟然差点没拿稳,方锐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周围的苏沐橙、乔一帆等人也帮着托起奖杯,每个人脸上都是灿烂的笑容。
         而林敬言的眼里只看得见方锐。
         台上,方锐笑得眉眼弯弯,光芒万丈。
         台下,林敬言不自觉握拳,在为方锐感到骄傲的同时,他也升起了一丝愤恨——为什么站在方锐身边的不是自己?
         林敬言双眼被台上耀眼的灯光刺得生疼,他悄悄从后门出去了。
         在路口买了包烟——在林敬言叛逆期时也是抽过烟的,不过很早就戒了——太久没碰过香烟,竟被呛了一口,一边咳着,一边把刚买的烟又全部丢进垃圾桶。
          走了没两步,手机响了,专属铃声,是方锐。
          打开手机,方锐传来了一张相片——方锐抱着奖杯,比着剪刀手,冲着镜头笑得见牙不见眼。
         ——老林,看到了吗?我,总冠军。
         ——看到了,恭喜。
         ——你在哪呢?
         ——在家,看的转播。
         林敬言那一刻本想告诉他自己退役的事,但他没有说,兴欣的人更不会说,为了防止破坏心态,方锐在比赛前应该也不会看新闻或者微博什么的,所以方锐一直不知道。
        今天庆功宴,明天他应该就知道了。林敬言知道他看到新闻一定会难过。
        两人的差距越来越大,林敬言不知道怎么来填,只好像个乌龟一样闷着不讲。
        眼前的方锐依旧沉沉的睡着。
        方锐的睡颜其实林敬言并不少见,每次乘车,方锐吃了晕车药倒头就睡,靠在林敬言肩膀。晕车药的效用其实和安眠药差不多,林敬言可以像现在这样看着他。为了避过队友,林敬言常常带着他坐最后一排。
        某次在车上,林敬言也是常态的看着方锐,他又左右做贼似的看了看。今天对上的是只保级队,基本十拿九稳,大家也都十分放松,睡觉的睡觉,玩手机的玩手机,没人注意这边。
       于是林敬言越凑越近,最后符合事态发展的,两唇相接,像想象中的一样,很软,林敬言不满足的舔了一下方锐的下唇。
       甜的,不知道是不是刚吃了糖。
       23岁的呼啸队长看着18岁的队员毫无防备的睡颜,涌上一阵罪恶感,觉得自己简直在犯罪。
       29岁的林敬言差一点点又凑过去亲睡着的方锐了,中途想起他这次没吃药,估计自己一碰就得醒,只好克制着,伸手拍了下方锐肩膀。
        方锐迷迷糊糊的睁眼,有些茫然的样子,眼睛里映出林敬言的脸。
        “你什么时候来的?”林敬言问,“怎么不给我电话?我好去接你。”
        方锐没有回答,还是一副不清醒的样子。
        林敬言也没想着等他回答,直接拉着他站起来,往家里走。
        手掌下的皮肤冰凉的,林敬言赶紧给方锐抱了床毯子,又拿出一个杯子,倒上热水,自己尝了尝确定不烫,递给方锐。
        方锐就着林敬言的手灌了一口,就把杯子放在茶几上,自然的往沙发上一躺。
        林敬言说:“饿不饿?我下去买早饭。”
        方锐裹着薄毯含含糊糊的说自己想吃鸭血粉丝。
        林敬言点头,笑说好,不一会儿就带着早餐上来。
        方锐本来快睡着了,闻着味又清醒了,打了鸡血似的坐起来。
        林敬言把一次性筷子用热水烫了,拿纸擦干净,递给方锐。方锐似是饿得狠了,低下头大口呼噜着。
        林敬言很享受此刻,他很喜欢照顾方锐的感觉。现在方锐坐在对面,和林敬言一起吃着早餐,让林敬言有种回到了过去在呼啸的时空错乱感。又仿佛到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时空,他和方锐是情侣,他微笑的看着心上人吃着东西。
        这样的想象让林敬言短暂的觉得快乐。
        吃饱喝足,方锐缠着要和林敬言PK。
        “当打选手就不要欺负退役了的吧?”林敬言苦笑。
        方锐不依不饶。
        林敬言几乎没拒绝过方锐的要求,这次也没能例外。
        两个人坐在电脑前,指尖飞快跳动,气波弹、念龙波,拦山虎、街头风暴,两人都没有保留。
        结果也没什么悬念。
        毕竟1v1的纯肉搏中战术没什么用武之地,先不说意识能不能填补手速的差距,再说对面的意识、技术,本身就不比林敬言逊色。
         林敬言残血时,方锐还剩小半管血。
         方锐突然抽风的打偏了一个念气波,然后站着不动了,任凭林敬言一个强力膝袭撞上自己。林敬言意识到不对劲,抬起头来,看见方锐趴在键盘上,肩膀一抽一抽的,在哭。
          林敬言一下慌了手脚,赶紧跑过去,笨拙的给方锐顺了顺气,安慰道:“锐锐,不哭了哈。”
         方锐埋着头,含糊不清的说谁哭了,我没有。
         林敬言连忙说好好好,没哭,说着温柔而强势的强行让方锐靠在自己身上。
         伸手抽了几张纸,想给方锐擦擦,方锐躲过,任性的把眼泪全部抹在林敬言的衬衫上。林敬言也不介意,还扯着自己的袖子给方锐擦眼泪。
         又哄了几句,方锐情绪稳定下来,尴尬的把林敬言推开,一脸的自暴自弃。
         林敬言折去里间,把衬衫换了下来。
         出来的时候看见方锐直勾勾的盯着他。
         林敬言熟悉他的表情,知道这是他做了某些决定的表现。
         一瞬间他差点妄想方锐依旧喜欢着他。
         方锐曾经喜欢过他,或者说迷恋,他知道。方锐的眼神藏不住心事,望着他的时候仿佛都在放光。方锐还偷偷的怼他粉,他一看ID就看出是方锐的小号。那个时候方锐年龄太小,年少轻狂,林敬言知道他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再者,林敬言认为,方锐在那个时候只是分不清喜欢和依赖。而且林敬言也不想拉方锐上歧途,方锐本应该像千千万的正常男人一样娶妻生子,方锐认识林敬言之前还有个女朋友,因为长时间异地和平分手了。
         正想着,方锐开口了:“老林,你记不记得我有次离家出走?”
         “怎么?”
         “我那时候说喜欢你,不是开玩笑。一直不是,现在也喜欢。”说着不等林敬言回答,继续道,“你肯定是故意的,故意对我这么好,让我离不开你。”
         “是啊。”
         两个人都看见了对方眼里的惊喜。
——end

       笔力不足还是有很多东西没写得出来,大家将就着看吧。
        呼,赶上了。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