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T

全职中心!少天大本命!二本命全联盟!杂食,轻度cp洁癖,基本不拆不逆!吃叶黄、周翔、林方、卢刘、韩张、双花、王喻……以及绝不吃喻黄!对喻黄蜜汁抵触!黄少中心也能接受周黄王黄就是不吃喻黄!没有原因!也是个话唠!喜欢暗搓搓看评论!但是一般不回复!因为语废!如果有回复心里特高兴,哪怕是没有营养的“好看”或者“首杀”!如果热度低会暗自超伤心,所以催更的最好方法是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以及懒癌晚期患者……orz 接受勾搭!以上。那个……现在在复读……so……学校放月假……大概是月更:)

烦忧 【篇一(上)】

黄少天篇(上)

黄少天和叶修的孽缘开始得很早,早在职业比赛场上见面之前,两个人私下就不知PK过多少场了。

那时的黄少天还不是剑圣,叶修却已是斗神。那个时候,叶修还叫叶秋。

事情开始于野图boss。

黄少天刚被魏琛发现,挖进蓝雨训练营,两个人在抢boss这种共同爱好上一拍即合,但是抢boss这种事不是次次都能成功的。

比如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

“看到冲在最前面的那个战法没?走位最骚的那个?”魏琛说,“肯定是叶秋那个混蛋!”

叶秋!玩荣耀的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黄少天当下一兴奋,拍出声势浩大的六个剑影,带着一大串“叶秋看剑看剑看剑”的文字泡就冲了过去。

魏琛也没有阻止他,暗搓搓的打算趁黄少天截住叶修,一鼓作气的拿下boss。

那一大堆文字泡,想不引起叶修注意都难,他一反身,准确的在剑影中找出了真身,一个圆舞棍把黄少天挑起来,脸朝下的砸进了嘉王朝的人群里。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翻身起来,周围嘉王朝的人一拥而上,几道技能瞬间笼罩在他身上,黄少天在人群中灵活的闪转挪移,躲开大招或者带效果的技能,试图向叶修那边扑腾。无奈叶修带着嘉王朝核心成员押着野图boss越跑越远,黄少天不死心的继续折腾着。

此时魏琛终于也动了,他带着十几个蓝溪阁的把叶修拦下,两方打得不可开交。黄少天借机快速三段斩向着叶修背后逼近,刚刚进入双方可攻击范围,还没来得及拔刀斩,叶修就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反身一记落花掌。成吧,这下黄少天又摔进了人堆里——嘉王朝的人。本来就不健康的血线立马就垂危了,黄少天挣扎着只来得及带走身边一个气功师一个战法,隔远一点的元素法师大招天雷地火利索的把他送回了复活点——这绝对是黄少天黑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黄少天憋屈的复活了,又赶紧往战场上赶。

黄少天和魏琛是偶然遇见的野图boss,没带多少人,复活存档点也远,黄少天只能迈着两条腿跑老远的路。

跑了没几步接到魏琛的消息:“boss抢到了哈哈,马上就残血了,叶秋应该也翻不出什么幺蛾子了!【墨镜】”

“啊啊啊啊啊啊啊,魏老大等等我,我这就赶过来。”

“快赶过来骚扰叶秋,抢到boss记你大功一支!【烟】【烟】【烟】”

快跑到野图boss附近的时候,又收到魏琛的消息:“我死了,叶秋那个不要脸的,趁boss暴走把我搞死了!靠,他干脆改名叫叶不要脸算了!”

黄少天义愤填膺,叫嚣着要替魏琛报仇,赶到时正好看到叶修对boss最后一击,爆了一地的材料。

黄少天当下就嚷嚷着:“靠靠靠叶秋你个不要脸的只会群殴还害死我魏老大怎么不改名叶不要脸啊不要跑啊有本事堂堂正正的和我决一死战快吃我三段斩!”一气呵成,中间不带标点符号,像念了段rap似得。

要换了现在老油条的叶修,压根就不会搭理他,反正boss已经到手了,走就是。但当年的叶修到底年少气盛,被他一激,二话不说拎着战矛就上,龙牙起手,紧接天击。

黄少天那时实力的确不足以和叶修正面刚(虽然黄少天本人并不承认),被找了个空子挑起来,在空中圆舞棍捞着了,又是脸着地。

一而再再而三和地面亲密接触的体验,让黄少天脸上挂不住,顿时炸了毛,手速不要命的飚,攻击之间还夹杂着大量文字泡。看起来气势的确吓人,不过心态乱了,手上也没章法,被叶修逮着一顿就是暴捶。

很快就跪了。

叶修踩在黄少天的尸体上,脑袋边慢悠悠的冒出个文字泡:“话真多。”

黄少天恨不得跳起来,拿文字泡糊他一脸。

“蓝雨的未来?不过如此。”魏琛和叶修提过自己的宝贝徒弟,口气里尽是自豪。

“与其做超出自己实力的六个剑影,不如踏踏实实的做出四个毫无破绽的剑影。”叶修其实真的是在认真教导,就是口气听着让人牙痒痒,“现在实在不够看,等你再练个几年,风格成熟了,再来找我吧!”

黄少天会老老实实练个几年才怪,立马问魏琛要了叶修QQ号(如果魏琛早知道自己的宝贝徒弟会被叶修拐走,肯定不会告诉他QQ,一失足成千古恨!),每天用大段大段的垃圾话轮番轰炸。叶修有时忙着,不理或捡重点喷两句回去,有时闲了,就和黄少天PK几场,刻意喂喂招,提点几句。

黄少天自己也不知道这种关系是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了每天在QQ上给叶修打上大堆的话,话题早已从pkpk,变成了身边除战队机密的一切事情;习惯了望着叶修的角色发呆,还经常不自觉的傻笑。

再后来,他终于和叶修在赛场上见面,和他想象的不大一样,叶修既没有三只眼睛也没有六只手,但当黄少天仔细打量他,又觉得他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正好是嘉世主场,比完赛后是夏休期,黄少天没脸没皮的缠着叶修,叫他尽地主之谊。

叶修没怎么抗拒,大摇大摆的领着人进了嘉世。反正两个大男人,床又大,也没让人给他收拾个房间,两个人直接凑合着睡。

在房间了闷了两天,黄少天憋不住了:“哎老叶,我说,总得带我出去玩玩吧?我回去了怎么说,跟人说我杭州叶秋房间三日游还是荣耀大陆三日游?问我吃了什么特色小吃没,我是回答外卖还是泡面?”

叶修摸摸鼻子,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地道,连忙带着气鼓鼓的小剑客出门,直奔西湖附近的饭店。

菜一道道端上来,西湖醋鱼、龙井虾仁、定胜糕……

吃得黄少天头也不抬,直呼自己终于吃上人的食物了。

叶修笑:“说得跟我多虐待你似得,两盒泡面都让你先挑口味好吗?”

小剑客眼睛瞪得鼓鼓的,嚷嚷说:“泡面有什么口味好挑的,吃坏了蓝雨未来的王牌,你负责呀?”

叶修调笑说:“好啊,我负责啊。”

一下逼得黄少天说不出话,涨红了脸,胡乱往嘴里塞东西装忙。

吃饱喝足,叶修带着肚子涨得圆滚滚的黄少天出来,手里还拎着打包给他回去吃的甜点,一边口里嘲笑他饿死鬼投胎,一边领着他打算在西湖边上走走。

正值傍晚,太阳还露着小半张脸,不晒,但还是热。路边有卖自制冰棍的摊子,叶修带着黄少天走过去,看着他挑了个橘子味的。

叶修没给自己买,就跟在黄少天边上看着他吃,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拿着自己的棒冰叫叶修咬一口。

叶修凑过去就着黄少天的手咬了一口,说:“太甜。”

黄少天一听,立刻长篇大论了八百字来表达自己对这种甜味及其他甜味食品的热爱。

叶修只是笑着看他,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环境刚刚好,西湖的水面反射着粼粼波光,满天的晚霞;晚风也来得刚刚好,吹乱了黄少天的头发,心也乱了;掩盖住剧烈心跳的蝉鸣也括噪得刚刚好。

黄少天意识到,他怕是栽在面前这个人身上了。

这一栽啊,就再也没起来。

喜欢上叶修恐怕是黄少天这一生经历过的最糟糕的事。

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上一个一心扑在荣耀上的脸T?黄少天甚至觉得叶修根本不会爱上任何人类。注定孤独一生,守着荣耀女神过日子。

可是黄少天心里又总是冒出那一点点火星,觉得叶修会不会也对自己有一点点的好感?又马上在下一刻叶修不经意的嘴炮中悄悄的熄了。

暗恋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对方的一句话于自己便是天堂地狱。

黄少天就这么在天堂地狱之间挣扎着,每一次找着叶修PKPK,背后都藏着“喜欢你喜欢你”。

可是如果重头再来一次,黄少天早知道会为叶修辗转反侧,会如此痛苦,乃至漫长的数年,他会选择不去喜欢叶修吗?

不会。

哪怕他知道他们最后不会在一起,他还是依旧会沦陷于叶修不经意的温柔。

可是这样能够在QQ上轮番轰炸,在赛场见面嘴炮,偶尔去杭州找叶修玩的日子并不可能长久。

黄少天在叶修第一次退役的那天就明白这点了,该说他一直知道,只是不愿意面对。直到叶修突然退役那天,他才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那个时候叶修失联真的把黄少天逼疯了,幸好叶修不是真的要走,黄少天跑去给他打副本记录的时候,想过要不要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告白。

结果还是没能说出口,只憋出一句:“一定要回来。”

到现在,第十赛季结束,各战队明眼人都看出叶修这一赛季打得太奔放、手速也不要命的提,估计是这个赛季完就打算退役了。

黄少天曾经在QQ上旁敲侧击过,叶修也承认自己第十赛季之后就会退役。

黄少天终于不想再纠结下去。

畏畏缩缩本不是黄少天的性格,死也要死个明白,是吧?

想通了这一点的黄少天行动力MAX,迅速订了广州到杭州的往返机票,中间只间隔三个小时,让自己和叶修一块吃个饭,把事情讲清楚——因为他明天还有比赛,蓝雨主场,并且他甚至没有想过叶修会答应他这个可能性。

上飞机的时候给叶修打了电话——其实是打的苏沐橙转交叶修——叫他去西湖附近的饭店定好包间,就是他第一次去杭州一起吃饭的那家,在那等着接驾,以及,单独来。

到了包间,果然只有叶修一个人等在那里:“怎么突然想着来杭州?不是明天有比赛?”

“废话少说。”黄少天难得言简意赅,“你要退役,和你吃顿散伙饭。”

被联盟公认的话唠要求少说话的叶修憋着笑,目光灼灼的望着他。

黄少天没有看到,正招呼着服务员上一瓶啤酒。

黄少天也不会喝酒,但比一杯倒的叶修好些,大概也就一瓶的量,想着酒壮怂人胆,利落的给自己满上,拿起来和叶修装着茶的杯子碰了碰,仰头就爽快的喝了。

叶修一愣,道:“你先吃点东西垫垫胃,这样喝容易醉。”

要的就是醉,黄少天想着,但还是听话的把叶修夹到碗里的虾仁吃下肚。

黄少天意外的话少,叶修也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都没有打开话匣子的意思。

酒过三巡。

黄少天微微有了点醉意,猛的一拍桌子站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打算和对面的打架呢。叶修正打算说些什么,被他吓得一哆嗦,没说出口。

“叶修!我来找你,是为了让我自己死个痛快。我喜欢你很多年,从刚刚开始打比赛就喜欢着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虚胖宅男……反正你也注定守着荣耀女神孤独一生,不如考虑下我啊?”

“好啊。”

“哈哈哈哈哈你就当我没说过吧,我……你、你说什么?”

叶修的眼里盈满了温柔的笑意:“我说,好啊。”

黄少天的脑海里瞬间炸开成千上万朵烟花,叶修微笑着说“好啊”的样子一遍遍的在脑海里倒带重放。

他从没想过叶修会这样回复,老实说这让他觉得幸福得有点不真实。就好像在游戏里走着,迎面狭路相逢一个野图boss,你的三段斩还没用出来,就见着boss一头撞上山崖,一瞬间血条清零,还爆了一地橙武和珍稀材料。

黄少天几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蓝雨的。

他沉浸在巨大的兴奋之中,第二天比赛对呼啸,跟开了挂似的,差一点点就来了个一挑三。

登上QQ,点开那个歪歪扭扭的笑字头像,排了一大把话嘚瑟。

接着上街去了。

刚刚确立关系,黄少天打算给新晋男友买个杯子,寓意一辈子。

世界上的爱情有很多,千奇百怪的开端,但到了后面,结局也就那么两个。恋爱中的男女总希望自己的恋情能是好的那个,黄少天也不能免俗。

最后是手工做了两个。

黄少天手指打游戏时非常灵活,可是做陶瓷的时候就是笨手笨脚的,两个杯子做得坑坑洼洼。第二个稍微好些,第一个尤其,和上面歪歪扭扭的笑字相得益彰,旁边一片小小的叶子倒是画得很漂亮。好点的那个是要送给叶修的,上面刻着一个夜字,旁边画了一个Q版的冰雨。

总的来说黄少天对自己的作品还是满意的。

他兴冲冲的打开QQ给叶修留了一长串话,大意是要给他一个惊喜。

惊喜恐怕没有,倒是叶修给了他个巨大的惊吓。

第一天叶修没有回他消息,黄少天不是很在意,毕竟叶修向来弧长,黄少天等他回复都等习惯了。直到对话框里抱怨叶修不理他的话都翻了两页,黄少天才急了,打给苏沐橙也没问到叶修的消息,只说他回家了。

叶修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黄少天每天挂着QQ,一有空就守在网游里,可是QQ一直没有诈尸过,在网游里他遇见了几个疑是叶修的人,等他凑过去又发现不是。

黄少天甚至怀疑那天的事只是他酒后的臆想。

或者,叶修当时只是为了不当面拒绝他,让他难堪?听说很多姑娘在遇见别人搭讪要电话号码都会留空号,所以叶修这是委婉拒绝的意思?

“委你妹的婉!”黄少天气到爆炸,恨不得把证明自己痴心的两个杯子都给砸了。

到底没舍得。

就好像这么多年都没有放下对那人的迷恋。





中:http://shengfan233.lofter.com/post/1cfbd516_10571fd6

评论(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