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T

全职中心!少天大本命!二本命全联盟!杂食,轻度cp洁癖,基本不拆不逆!吃叶黄、周翔、林方、卢刘、韩张、双花、王喻……以及绝不吃喻黄!对喻黄蜜汁抵触!黄少中心也能接受周黄王黄就是不吃喻黄!没有原因!也是个话唠!喜欢暗搓搓看评论!但是一般不回复!因为语废!如果有回复心里特高兴,哪怕是没有营养的“好看”或者“首杀”!如果热度低会暗自超伤心,所以催更的最好方法是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以及懒癌晚期患者……orz 接受勾搭!以上。那个……现在在复读……so……学校放月假……大概是月更:)

【林方】胆小鬼(4)(5)

#依旧虐锐锐#
#唉 不忍心#

        训练室里开了一盏小灯,一台电脑屏幕还亮着,它的主人叶修趴在桌上,明显是熬夜抢boss,中途睡着了。
        方锐小心的绕过他,借着幽暗的灯光在垃圾桶里翻找着。
        没有。
        一起扔进去的烟还在,怎么会找不到的?
        方锐越翻越急,整个垃圾桶都倒了下来,里面的东西全倾泻出来。
        叶修是被易拉罐落地的声音惊醒的,看向方锐所在的方向:“老方?”
        “找东西吃呢?”
        “滚滚滚。”方锐说完,也不知怎么解释自己的行为,只蹲在地上,定定的盯着散乱的东西。
        一目了然。
        他不死心的又仔仔细细辨认了一遍。
        叶修走了过来,在他边上停下:“找这个?”摊开的掌心上放着方锐熟的不能再熟的打火机。
        失而复得的喜悦,被看穿的自暴自弃和慌乱,在方锐心间交织成一团。他紧紧的握着打火机,攥得生疼。
        “谢了。”
        叶修摆摆手,回到电脑前。
        方锐小心翼翼的把打火机放回口袋,和冠军戒指一起。
        凌晨两点四十三,方锐打开手机,订了一张去南京的车票。

        身体上的不适诱发心理上的脆弱。
        又或者正相反?
        高铁车厢内空荡荡的,只听见空调运作时细微的沙沙声。方锐穿得很单薄,出来的时候太匆忙,除了他自己和钱包手机,几乎什么也没有带。
        寒意,恶心,他干脆直接踩上椅子,整个人蜷成一团,无比想念林敬言每次为他准备的晕车药。其实有的时候他并没有那么难受,只是为了能够靠在那人的肩膀上入眠。
        方锐闭着眼,却没有办法如愿睡去,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着。
        在想林敬言。
        林敬言性格很温柔,跟他相处是一件特别舒服的事,做他的粉丝更是尤其幸福。
        那个时候呼啸的成绩虽算不上亮眼,但还是很不错的。作为队长的林敬言拥有大票粉丝,其中有很多的女友粉,她们说林敬言最适合当男朋友,整天咋咋呼呼的在林敬言的微博下表白。
        方锐很嫉妒,不是因为林敬言女粉多,而是因为她们能光明正大的表白自己的心意。而方锐只能偷偷摸摸的逐字逐句看着她们泛滥的少女心,阴暗的情绪在胸口不断发酵、膨胀,梗在嗓子眼,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还有人给林敬言写情诗的,真肉麻。
        可能林敬言不会觉得肉麻,反而觉得很可爱?
        方锐被自己的猜想气得胃疼,到了半夜还气不过,爬起来登上微博小号,挨个怼。
        一连怼了几天粉,方锐可谓怨气冲天。这种怨气在食堂吃早饭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诶队长你看,最近有个人天天怼你的粉,是不是和你有仇啊?”
        有你妹的仇,方锐把盘子里无辜的馒头当作刚刚跟林敬言打小报告的人戳成了蚂蜂窝。伸手够豆浆的时候没弄好,泼了自己一身,方锐觉得自己今天倒霉透了。偷偷瞟林敬言,林敬言正拿着纸巾帮着他清理,方锐仔细的看着,越看越觉得面前这个人顺眼极了。
        然后他憋了个大的。
        “林敬言,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吃完饭被拦下的林敬言是懵逼的:“什么?”
        “哎呀,就是……理想型之类的。”
        “呃,合眼缘就好吧。”
        “那么,”方锐鼓起勇气直勾勾的看着他,“你看我合眼缘吗?”
         方锐一向是破罐子破摔的类型,心脏狂乱的跳动,脸上并没有显现什么来,就好像随口一说。
         林敬言皱了下眉:“你是认真的吗?这种事情不能开玩笑的。”
        方锐此刻才18岁,也是个半大孩子,还处在叛逆期,老天第一老子第二,喜欢一个人都是纡尊降贵。听到林敬言的话,觉得估计要被拒绝,怒气上头,又不想丢了面子,故作镇定说:“老林你真是太无聊了,都不配合我下。”
        到把这事揭过,回到房间换下被豆浆泼到的衣服,方锐才觉出难过来。第一次喜欢一个人,鼓起勇气和他告白,却被他当做玩笑。方锐越想越觉得自己的人生太悲惨了,他不想再看到林敬言了。
        然后方锐一时冲动就跑出了俱乐部。
        实在太冲动了,出来了才发现自己没有带钱包,而且也开始觉得自己这种闹脾气离家出走的行为很幼稚,但是又更加不想现在很怂的折回俱乐部,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走。
        他就这么在南京的街头晃荡了一整天。
        到了晚上,方锐正可怜兮兮的蹲在街边,饥肠辘辘的盯着不远处的宵夜摊。这时有人从后面拍了拍他,他立刻弹起来就想跑。
        林敬言在他猛站起来的时候意识到他还在闹别扭,伸手抓住他手腕不让他跑,方锐埋头挣扎着往前,就是不愿意回头。
         无奈的带着笑意的语气:“饿不饿?给你买点吃的。”
         方锐没骨气的停了,别扭的回过头,不情不愿的点了两下。
         也许是怕他跑了,林敬言一直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腕,滚烫的热度直接烧到了方锐的心里。
         真狡猾。方锐想着,就是因为林敬言总是这么温柔,才害他越来越深的沦陷。
         结账的时候,林敬言松开了方锐,后者怅然若失的伸出手试图继续牵着,伸到一半又沉默的放下。
         是不是等我长大了,你就不会把我说的喜欢当作玩笑?

评论(2)

热度(17)